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贺总有宝唐栗贺川廷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发表时间:2023-01-25 15:36:02    编辑:风苍溪
贺总有宝

独家完整版小说《贺总有宝》由唐栗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栗贺川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薛敞,我们分手三年多了。」我皮笑肉不笑,掂掂怀里的崽提醒他,「我宝才六个月。」重逢那天起,我的手机一直在遭受各种陌生号码的骚扰。各式各样加好友的信息层出不穷。甚至出门身后都远远有人跟着。......

作者:唐栗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贺总有宝》 小说介绍

主角是唐栗贺川廷的小说叫《贺总有宝》,本小说的作者是唐栗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贺川廷抽出手指头,轻笑,「还没结婚。」温静瞬间尴尬,不知怎么接口。好在贺川廷自己又说:「但是快了。」又是一片恭喜声。众人推杯换盏...

《贺总有宝》 贺总有宝第5章 免费试读

贺川廷抽出手指头,轻笑,「还没结婚。」

温静瞬间尴尬,不知怎么接口。

好在贺川廷自己又说:「但是快了。」

又是一片恭喜声。

众人推杯换盏,他一手护着宝宝,淡笑着抬手回敬,眸光流转间似无意般从我身上扫过。

小宝又开始扭身子,想去够桌上的筷子。

我说:「我来吧,不麻烦您了。」

贺川廷颠了颠腿上的胖娃,「也还好,小孩子抱着不累。」

他想抱着,但小宝不愿意了,咿咿呀呀地伸手向我。

我倾身过去,贴着贺川廷的手臂将孩子抱过来。

小宝回到我怀里才安静下来。

酒桌话题一换再换,终于切入重点谈起项目合作的事情。

我心不在焉地听着。

薛敞就算能力滔天,也没办法独自造成一个足以摧垮唐氏,将我父亲送入监狱的困局。

他依靠的是和高奇等人联手,长久布局四方下场围剿,才有了今日的场面。

猎物总有分食完的时刻。

薛敞不甘于受人驱使。

而高奇年纪大了,总还觉得自己能够掌控所有局面和人。

男佣曾告诉我,当共同利益变少,争端就会随之而起,豺狼联盟瓦解,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催化这件事情,需要一点外机做助力。

他们相谈甚欢时,我抱着孩子离场。

底下饭局什么时候散的我不清楚。

在我给小宝换尿不湿时,薛敞来了。

他站在门口,倚着门框抱臂看我忙碌。

从换好尿不湿,再到冲奶粉喂小孩,喂饱后拍着他排气再摇着入睡。

我将睡着的孩子弯腰放入摇篮时,身后贴上一具身躯。

薛敞自抱着我,将头埋在我肩颈间。

我冷声警告:「放开。」

酒气弥漫。

他不肯松手反倒收紧手臂,小声地唤着我小名:「唐唐。」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别这么叫我,很恶心。」

薛敞呵笑了声,反倒故意念:「唐唐,唐唐,唐……嘶。」

我反手在他腰上用力一掐,却没想到惹怒了薛敞,他将我推倒在床上,近乎蛮横地欺上来。

恐惧到极点,挣扎间我狠狠扇了他一巴掌,尖声大骂:「狗王八蛋!人都不当了要当畜生是不是!」

薛敞伏在我身上停下动作,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剧烈地喘气,试图摆脱他的桎梏。

然而无济于事,男女力量悬殊,他体格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轻松将我压在身下。

婴儿床里的小宝被惊醒,哇哇大哭起来。

我连推数次无果,抬手再次扇过去,眼泪混着怒骂流淌而下,「滚啊!」

他死死扣住我的腕,理智回笼试图安抚我:「唐栗!我不动你,我不动你!」

隔着泪,我在薛敞脸上看到慌乱。

迟来的道歉比屎都难吃,我连踹带踢地挣扎,「滚开!」

「对不起,我酒喝多了。」

他一遍遍道歉,却丝毫没有松开我的意思。

小宝哭声越发大,外面的人却跟死了一样没个过来的。

挣扎累了,我喘着气渐渐平静下来,「你费尽心思就是想睡我?」

我从他手中抽回手,胡乱地扒自己身上的衣服,「需要玩这些手段吗?你直说啊,唐栗你这个**现在扔大街上都没人要,还不如主动**……」

薛敞恼羞成怒,压住我的双手,「够了!」

他将我扯开的衣领用力拢到一起,翻身从我身上下来躺在边上,大喘着气胸膛上下起伏,睁着眼睛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曾几何时,我犯贱到把自己当作礼物送给他。

当时薛敞深夜应酬回来掀开被窝,看到我后也只不过眉心意拧,扯了被子将我重新包裹起来。

面对我的身体,即便他喝到迷糊了,一举一动迟钝得像慢动作,也要帮我一件件穿上衣服。

到现在我还记得,他从身后抱着我头挨头坐在床上,像摇着孩子一样哄着,在耳边缱绻地一遍遍念着我的名字。

他说:「唐栗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白玫瑰。」

「会养玫瑰的人才有资格摘花。」

他说:「唐栗,我不能践踏你。」

「你再等等我,等我有资格走到你面前好不好。」

可笑的是曾经最宝贝我的人,却恰恰是推我进地狱的人。

我以手掩脸,侧身躬起身体,压着喉咙间的哽咽。

时光轮转重叠。

薛敞从后面环过来,抵着我的背喃喃问:「唐栗,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我将哭花脸的小宝重新哄睡着。

薛敞还躺在床上,眼周皆被酒精熏染出淡淡的红。

他真的醉了,还在自言自语:「我曾经想你走了,死在天涯海角我都不会去找你。」

「可你要是回来找我,不管,什么原因,恨也好,报复也行,就把你留在身边互相折磨。」

我嗤笑,「薛敞,你贱不贱啊?」

「贱。」他自嘲地笑,「你不该回来的,更不该在商场守着等我出现。」

「唐栗,我还是想得到你。」

他陷入自我勾画的蓝图中,开始胡言乱语:「重新开始吧……一辈子这么长……

「是你爸先对不起我的,现在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唐栗,你这么喜欢小孩,那以后我们生一个……

「我们得把这个先送走,喜欢孩子,我们自己生。

「我以后对你好可不可以?」

我差点笑出声,到现在薛敞都还认为这个孩子是我从哪里抱来当工具的。

他从不觉得,高傲的唐大小姐会在离开他的几年间,堕落到未婚生下父不详的孩子。

或者说,他更认为曾经那么爱他的唐栗,不可能在离开他短短一年多里和别人上床生下孩子。

唐栗可以没有珠宝首饰,可以没有豪车华服,可以食不果腹流落街头,可以活得捉襟见肘被命运欺弄碾压。

唯独不能堕落,不能失去纯洁。

唐栗必须永远爱他,或恨他,以最简单执着的心。

我爬过去,揪住他的衣领,赏给他一巴掌,「别做梦了,孩子我自己有了。」

薛敞被我打得偏过头去,表情懵然而迟钝。

我拉着他的手隔着衣服贴在肚皮上,声音轻柔问:「要看看吗?这里的几条妊娠纹都还在呢。」

「孩子我已经生了,可跟你没关系。」

我贴近他的耳边问:「你失忆了?去年我求到你面前时,你当着那些人的面说什么都忘记了吗?

「父债女偿,关你薛某人什么事?

「什么下场都是她的命。」

我笑出声,「托你的福,区区一万块我被拖去卖了,一万块,你随手给小姐的小费都比这多吧?

「活该啊,这就是唐栗遇人不淑的下场。

「什么白玫瑰,早就被碾烂在泥了,醒醒吧!」

我每说一句,他的脸色寸寸转白。

眼尾的嫣红都消散得一干二净,目光发直发愣,慢慢下移停在我肚皮上。

停了几秒,薛敞猛地将我推开,坐起身转头看向边上的小宝。

他仔仔细细打量孩子,僵硬而迟钝地转头过来,表情中透着不解,放轻了声问:「你在说什么?」

如入魔障。

「唐栗,你在说什么胡话?」

我心生警惕,靠近婴儿床护在面前。

薛敞起身,脸颊上肌肉僵硬地抽动,挤出抹难看的笑。

他步步逼近,近哄骗般的语气说:「不要为了激怒我故意撒这种谎。」

「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让人去动你。」

「还撒谎?」我背上冒出冷汗,强自镇定,「别装了,需要把你的心肝喊来对质吗?」

话音落,外面响起敲门声,咚咚。

小说《贺总有宝》 贺总有宝第5章 试读结束。

贺总有宝
贺总有宝
唐栗/著| 现代言情| 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贺总有宝》由唐栗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栗贺川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薛敞,我们分手三年多了。」我皮笑肉不笑,掂掂怀里的崽提醒他,「我宝才六个月。」重逢那天起,我的手机一直在遭受各种陌生号码的骚扰。各式各样加好友的信息层出不穷。甚至出门身后都远远有人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