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罪女皇妃》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纳兰寒雪东方玄启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9-09-07 12:21:33    编辑:勾嘴笑
罪女皇妃

火爆新书《罪女皇妃》由樱飞雪舞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纳兰寒雪东方玄启,内容主要讲述:再见时,龙榻前金丝垂络鸾帐叠,他对她说这一生都别再想离开。一年时光来去匆匆,幽幽箫音伴他漫漫长夜为君路,衣香鬓影终成他午夜梦回的羁绊。待风浪迭起,魂牵君心梦萦卿颜时,这才发觉多年前一句稚嫩的誓言,终是成就了他与她今生理不清的爱恨痴缠。姻缘天定,回眸一笑,君王展颜。...

作者:樱飞雪舞 状态:已完结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罪女皇妃》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纳兰寒雪东方玄启的小说叫《罪女皇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樱飞雪舞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娇弱的身躯一震,寒雪从那具胸膛中缓缓抬起头来,顿时,记忆中那张俊美的容颜变得更加清晰起来,削尖的下巴、冷峭的薄唇、高挺俊朗的鼻梁、深邃沉静的墨黑凤眸、飞扬入鬓的剑眉、飘逸的墨玉乌丝、玄黑华贵的锦袍、器...

《罪女皇妃》 第11章:东方玄启 免费试读

娇弱的身躯一震,寒雪从那具胸膛中缓缓抬起头来,顿时,记忆中那张俊美的容颜变得更加清晰起来,削尖的下巴、冷峭的薄唇、高挺俊朗的鼻梁、深邃沉静的墨黑凤眸、飞扬入鬓的剑眉、飘逸的墨玉乌丝、玄黑华贵的锦袍、器宇不凡英挺潇洒的身姿、高傲淡漠的气质、好听的声音!俊美无俦的脸上嚼着温暖如旭日春风的笑,比记忆中的还要迷人,一瞬便晃花了她的眼。

他,长的真好看!

四目相接处,好似有一股巨大的漩涡,紧紧地吸住二人的视线,寒雪早已忘记昨夜自己还说过“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的话,更没意识到二人此时的姿势,比昨夜说这话时还要暧昧几分。

“龙……龙公子?”寒雪下意识地轻唤,仍是呆呆地望着近在咫尺的人,一时失去反应。

他略微一怔,这才想起“龙”这个姓氏,是昨夜裴掌柜问起时信口拈来的姓氏。是的,他其实不姓“龙”,并不是故意欺骗,而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的姓氏,是陵轩最为尊贵的姓氏。他的姓与名连在一起,亦是陵轩独一无二的名字。他的真名叫“东方玄启”,即使在庄严的朝堂之上,也鲜少有人会提到他的真名,更不要说普通的百姓家会知道。“东方玄启”,这个记载在陵轩帝册之上的第十八个名字,人们大多只记得他的另一个尊号:嘉轩帝!

东方玄启颔首应道:“正是在下。在下龙……玄启,昨夜斩狼之人乃是在下的侍卫陆彦青。”

“龙……玄……启?”寒雪一字一字地咬出这三个音节,心底亦随着音节的跳动而起伏。就是这样一个惊世绝伦的男子,两次将自己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吗?

玄启也同样没有放过寒雪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从她在他怀中抬起头开始,惊讶、惊喜、惊艳、迷惑、安心、感激……等等表情一一闪现,莫名的熟悉感再一次充斥心头,他不仅好奇起来,她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能同时拥有如此丰富生动的表情,就连后宫佳丽如云的他,也险些迷失在这份与众不同的独特中。即使他与她不过是第二次面对面交谈,而且这仅有的两次,又都是在这种混乱的状况之下发生,可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的特别。

“你是什么人?跟本少爷抢女人,你活的不耐烦了!”刘怀亶见玄启与寒雪之间若有若无的暧昧,立刻妒火中烧,怒气冲冲地吼道。

寒雪被刘怀亶的一声怒斥惊醒,发现自己紧贴在玄启怀中,两人似是相拥在一起般亲密不已,她有些慌乱地想要挣脱那温暖的胸怀,不想东方玄启并没有放她离去的意思,反而将她挡在身后,冷笑地看着刘怀亶不咸不淡地开口道:

“哦?据在下所见,纳兰小姐似乎不愿跟你走。”

原本,刘怀亶一见玄启就立刻有种被比下去的愤怒感,此刻听闻玄启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冷漠口气,更是气上加气。

“你是哪里来的宵小,胆敢跟本少爷叫板?”

“哼!”玄启冷哼着嗤笑一声,“在下还真不知,这天下还有在下不敢与之叫板的人。”

“哼!休要嚣张!给我上!”刘怀亶招呼着随行家丁欲向玄启扑去,守在一旁的陆彦青见状,立刻抽出宝剑护在玄启身前。

片刻之后,众人不敌彦青武艺纷纷败下阵来,刘怀亶咬牙切齿地踹了几脚地上一群不中用的家伙,抄起武器决定亲自上阵!

别看这刘怀亶平日横行乡里不学无术,这手底下的功夫却是自幼修习风雨无阻,长年累月下来,反是愈加精进,委实不弱。以彦青之技,一时竟不能轻易地将他拿住。

就在刘怀亶渐渐处于下风的当口,一声怒喝骤然响起,阻止了二人不欲停止的刀剑交锋。

“住手!”

小说《罪女皇妃》 第11章:东方玄启 试读结束。

罪女皇妃
罪女皇妃
樱飞雪舞/著| 古代言情| 已完结
火爆新书《罪女皇妃》由樱飞雪舞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纳兰寒雪东方玄启,内容主要讲述:再见时,龙榻前金丝垂络鸾帐叠,他对她说这一生都别再想离开。一年时光来去匆匆,幽幽箫音伴他漫漫长夜为君路,衣香鬓影终成他午夜梦回的羁绊。待风浪迭起,魂牵君心梦萦卿颜时,这才发觉多年前一句稚嫩的誓言,终是成就了他与她今生理不清的爱恨痴缠。姻缘天定,回眸一笑,君王展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