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浪漫爱情 > 正文

《出轨情人惊天密谋》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乐正弘关璐小说阅读

chgouchgou 2018-10-12 17:49:59 17

《出轨情人惊天密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二哈文学,关注后回复:出轨情人惊天密谋 或者书号:2169 即可阅读全文

《出轨情人惊天密谋》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出轨情人惊天密谋》由微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乐正弘关璐,内容主要讲述:乐正弘此刻感觉到了无比耻辱,以及对自己的憎恶。但奇怪的是,做为余明的“身边人”,为什么关璐就没有听到一点风声呢?难道余明还会瞒着她?或者她担心自己经受不起这个打击,所以故意隐瞒了事实?可这件事早晚要宣...

《出轨情人惊天密谋》 第4章 母亲 免费试读

乐正弘此刻感觉到了无比耻辱,以及对自己的憎恶。

但奇怪的是,做为余明的“身边人”,为什么关璐就没有听到一点风声呢?难道余明还会瞒着她?

或者她担心自己经受不起这个打击,所以故意隐瞒了事实?可这件事早晚要宣布,她有必要隐瞒吗?

莫蔚蓝仿佛是为了安慰乐正弘,说道:“当然,报社也考虑过你,事实上,我当初给余社长推荐的也是你,可后来……”

乐正弘盯着莫蔚蓝,沙哑着嗓子问道:“后来怎么样?”

莫蔚蓝一脸为难的样子,想了一会儿,道:“难道关璐就没有跟你谈起过这件事?”

乐正弘想起莫蔚蓝住院不久的一天晚上,关璐躺在床上对他说的悄悄话,当时她说的很清楚,余明有意让自己当这个主任,但后来好像真的没有再提过这件事。

难道那时候余明还没有把她搞到手,所以就给她开了一张空头支票?

可关璐是那种被一张空头支票就能骗上床的女人吗?按照她眼下在媒体界的名气,一个小小的主任怎么会放在眼里,副社长还差不多。

何况受益者还不是她自己,而是丈夫,乐正弘并不觉得现在的关璐会为了丈夫的前途而出卖自己的色相。

很显然,在她出轨的背后,除了精神上的追求之外,肯定还有更大的利益驱动,而绝对不会是为了自己当上这个小主任。

这么一想,乐正弘心里面的压力好像反倒小了很多,因为,关璐的出轨如果跟自己的前途有关的话,那他真的左右不是人。不但没权力谴责妻子的不忠,反而在她面前抬不起头。

现在看来,对那个主任的位置,关璐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至于自己能不能当上这个主任,她显然没有当回事。

乐正弘盯着莫蔚蓝问道:“你的意思我老婆知道这件事?”

莫蔚蓝答非所问的道:“关璐可是个很能干的女人啊……”

乐正弘细细咀嚼着这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说一个男人很能干,不管从哪个角度想都是褒奖,但说一个女人很能干,就值得玩味了。

难道莫蔚蓝对自己老婆和余明的关系早已有所察觉?

乐正弘见莫蔚蓝吞吞吐吐的样子,有点急了,说道:“莫主任,我也不瞒你,当初还是我老婆说,我有可能接你的班,还劝我别出岔子,谁知道,哎,这件事究竟有什么隐秘?”

莫蔚蓝叹口气道:“你不是一直像个难得糊涂的人吗?怎么突然这么刨根问底了?”

乐正弘心中一动,问道:“我难得糊涂?我什么地方糊涂了?”

莫蔚蓝再一次避开了回答,而是道:“说道:“我以前只知道你母亲在人民医院工作,没想到她还是肿瘤科的大夫,我这病倒是多亏了她……”

乐正弘这才意识到,母亲应该是莫蔚蓝的主治大夫。

乐正弘知道莫蔚蓝不是一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人,既然她都把话题转到了自己母亲身上,不愿意说,自己再问也没用,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谁当这个主任关自己屁事啊。

也许,真该好好考虑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最重要的是,该怎么处理跟关璐的感情问题,眼下只有两个选项。

一是继续做一只把脑袋埋进沙子里的鸵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的话,婚姻危机起码不会在短时间之内爆发。

二是快刀斩乱麻,鼓起勇气跟关璐把话挑明了,先看看她的态度,也许她心里还有自己,说不定会痛哭流涕,请求自己的原谅呢。

只是关璐好像不是这种人,摊牌有可能逼着她马上就会做出抉择,难道自己真的舍得跟关璐离婚吗?或者关璐会这么绝情地跟自己分道扬镳吗?

这些问题让乐正弘纠结无比。

一方面是面对老婆红杏出墙的愤怒,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无处安放。

另一方面是对关璐深深的眷恋,根本不舍得放手。

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将让他痛不欲生,他这才意识到,工作和事业在自己和关璐的婚姻面前渺小的不值一提。

离开莫蔚蓝之后,乐正弘来到了肿瘤科医生办公室,说实话,虽然母亲在这里工作了二十多年了,可他来办公室找母亲的次数屈指可数。

“你好,请问周大夫在吗?”乐正弘冲一位年轻的女医生问道。

“周大夫?我们这里有两个周大夫,你找哪个?”女医生见是一个帅哥,客气地问道。

“啊,周钰……”乐正弘直接称呼母亲的名字觉得有点不太自然。

女医生说道:“啊,你找周主任啊,就在隔壁。”

乐正弘愣了一下,他可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当了主任,在他的意识中,总觉得母亲马上就要退休了。

带着疑惑,他敲敲隔壁办公室的门,并且注意到门牌上真的写着“主任室”三个字。

“进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乐正弘心里忍不住一阵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母亲说自己的事情。

“正弘,你怎么跑来了?”周钰坐在办工作后面正在看一份病例,抬头盯着儿子微微惊讶道。

乐正弘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笑道:“我来看看我们主任,就是莫蔚蓝。”

周钰仔细端详了一下儿子的脸,皱皱眉头说道:“怎么脸色不好,又熬夜了吧?”

乐正弘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而是环顾了一下这间不大不小的办公室,问道:“妈,你什么时候当上主任了,连我都瞒着?”

周钰淡淡地说道:“副主任。”

乐正弘一愣,心想,这倒是巧了,没想到母亲跟自己一样,主任前面都有个副字。只是母亲是专家型的副主任,具有不可替代性,不像自己这个副主任,只要认识几个字,谁都可以顶替。

“正弘,出什么事了吗?”周钰一直盯着乐正弘的脸,虽然儿子故作轻松,可一眼就看出他心事重重。

乐正弘的烟瘾很大,刚才已经憋了好一阵了,这时不自觉地摸出一只烟点上,而周钰也破天荒没有阻止他,反而从茶几下面拿出一直烟灰缸放在了儿子面前,然后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妈……”乐正弘艰难地翕动着嘴唇,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并且有点后悔来办公室找母亲,这种事情还是在家里说比较合适。

“到底出什么事了?”周钰问道。

乐正弘知道这件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母亲早晚会知道,何况,他可不敢在母亲面前撒谎。

“妈,我要离开报社了……”乐正弘咬咬牙说道。

周钰一脸惊讶地问道:“离开报社?干的好好的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关璐?”

乐正弘一愣,急忙摇摇头说道:“跟她没关系,版面上出事了,我把一个市领导的名字搞错了,上面揪着这件事不放。”

周钰沉默了一会儿,吃惊道:“他们要开除你吗?”

乐正弘点点头,随即有摇摇头,说道:“具体怎么处理我也不知道,反正报社是待不下去了。”

“社长找你谈过了?”周钰问道。

乐正弘摇摇头说道:“我还没有去过报社。”

“那你怎么知道会开除你?”周钰问道。

乐正弘憋了一会儿才说道:“早晨我见过关璐了,她说市委宣传部的领导亲自过问了这件事……”

周钰慢慢站起身来,盯着乐正弘说道:“那你一上午都在干什么?这个时候不去报社还有心思跑来看病人?”

乐正弘听出母亲的语气有点生气,嘟囔道:“现在去报社还有什么用?关璐说……”

乐正弘的话音未落,周钰忽然一拍桌子喝道:“够了!关璐关璐,难道关璐是社长?是宣传部长?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听她的?自己难道就没有一点主意?”

乐正弘涨红了脸,低垂着脑袋不敢出声,不过,心里面却吃了一惊,这倒不是母亲突然发了脾气,而是母亲虽然是在训斥他,可听起来却像是对关璐一肚子不满。

可在此之前,她可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说过关璐一句坏话,实际上婆媳关系还挺融洽的,起码表面上是这样,不明白现在她为什么会对关璐产生这么大的怨气。

“妈,我知道你很少失望……”乐正弘诺诺道:“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报社不开除我,我也不想待下去了,换个环境也好。”

周钰微微喘了一口气,说道:“就算离开报社,也不能背着开除的名声,这将成为你人生的一个污点,今后走到哪里,别人都会戳你的后脊梁。”

乐正弘觉得母亲说的也有道理,虽然现在是商品社会,人才流动频繁,可正规的用人单位一般都比较重视新进员工的职场履历,假如被人知道自己是被报社开除的,不论是什么原因,起码不会在短时间之内得到重用。

“妈,我总觉得这件事有鬼,我昨晚明明仔细检查过每一篇文章,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我怀疑有人暗中故意陷害我。”

周钰惊讶道:“陷害你,为什么要陷害你,你得罪什么人?”

尽管刚才莫蔚蓝已经告诉乐正弘主任的职位早已内定,陷害一说不符合逻辑,可他忍不住还是在母亲面前旧事重提,说道:“还不是为了莫蔚蓝那个主任的位置,她退出之后,我有可能接她的班。”

周钰板着脸问道:“你怎么知道你能接班?”

乐正弘无奈的道:“关璐说余社长向她透露过有意让我当这个主任,可最终又临时变卦了。”

周钰眼神冷冷的问道:“关璐只不过是一个记者,你们余社长怎么会向她透露报社的人事安排?”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