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江淼秦凛寒小说

chgouchgou 2018-10-12 12:12:47 14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水鸟文学,关注后回复: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 或者书号:13056 即可阅读全文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是沐久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淼秦凛寒,内容主要讲述:李源眼神微闪,转头看向秦凛寒。同是男人,他想,他明白秦总的意思了。“也是一样效果,秦总您放心,这种酒比某些药还要好,还没有副作用。”李总这话暗示的意味……江淼心下一沉。李总在公司虽然待她不错,可他却是...

《我曾为一人,放弃一座城》 第2章:您要毁约? 免费试读

李源眼神微闪,转头看向秦凛寒。

同是男人,他想,他明白秦总的意思了。

“也是一样效果,秦总您放心,这种酒比某些药还要好,还没有副作用。”

李总这话暗示的意味……

江淼心下一沉。

李总在公司虽然待她不错,可他却是个利益为先的主。如果卖她能换投资,他肯定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秦凛寒似乎也感受到她的紧张,深黑的眸子,打量她两瞬,却是嘴角勾出恶意:“那就让江小姐试试效果吧。”

这话一出,秦凛寒身边的女伴都忍不住胸口一堵,最终也只是用恶意的眸子盯着江淼。

江淼同样不可置信:“秦总的意思是,让江淼试吗?公司目前有几个专门试验新产品的,不如我去联系一下?”

打断她的是李源:“不用了,那些人都已经多少有抗药性了。小江,既然投资商要看看,便看看吧,我们本来不就是推广新品的吗?”

说完,他还不忘冲着江淼挤出一个威胁的眼神。

奖金。

直接捏死她的命脉。

手指紧紧攥住连衣裙下摆,江淼终于还是点了头。

一杯酒下肚,她脑袋就忍不住浑浊起来。

她咬着唇,全身热的绯红,小巧的耳垂,也布满了红色。

燥热从身上每一寸肌肤上升起,烧的江淼几乎控制不知意识,扯掉自己的衣服。

“唔~。”

轻声**溢出,江淼只觉,浑身上下跟被蚂蚁爬过一般,痒的吓人。

攥着衣摆,大眼水汪汪的望着秦凛寒,江淼努力诉说着使用感受:“很热~全……全身上下都很痒~”

秦凛寒攥着杯子的手指微微收紧,喉头微动。

他的声音微不可查带上了哑意:“哦?具体哪里痒?”

全身上下,尤其不可言说的地方。

即使意识昏沉,江淼骨子里也有着害羞的基因,她,说不出口。

所以,即使她大眼里的水光都要溢出来,红唇里也**不停,也除了痒之外,根本说不出其他话来。

秦凛寒从始至终,都挑着眉,看着坐在沙发上左右乱晃的女人。

连衣裙都湿透了,胸前的红点也开始突出了起来。

尤其是她双眼迷离着,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都让人生出一种施虐欲来。

眼神漆黑,秦凛寒手指微动,语气一改刚才漫不经心。

“都给我出去!”

李源最有眼色,早就忍不住想要出去了。

但,秦凛寒带来的女人不动,他走了也没用啊,所以他一直等秦凛寒开口。

没想到,这个男人定力真厉害。

他都燥热极了,裤子也撑得老大。

可这个男人,却一直没什么反应。

好不容易他终于开口吩咐,李源难得松了口气,拉着秦凛寒身旁的女人就走。

待包厢只剩下二人,秦凛寒这才起身,走到江淼身旁。

他伸手自她胸口拂去,狠狠碾压红豆,惹得江淼浑身战栗。

“唔~不要~啊~”

秦凛寒轻嗤一声,修长手指从她胸前往下探去,直到摸到水迹,他这才低嘲出声。

“都湿了,还说不要?当**,还想要立牌坊?江淼,你跟三年前,真没半点区别!”

冰冷的声音擦着耳边而去,气息惹得江淼浑身战栗起来。

她咬着嘴唇,眼神里满是被讽刺的刺痛。

手指往大腿上狠狠一拧,瞬间意识恢复五六成:“我是不是**,跟秦总有什么关系呢?秦总莫不是爱上我了,才会那么关心?”

“呵。”

冰冷的声音再次回响,男人的手指,这一次直接冲着不可言说的地方,狠狠撞了进去。

“啊!好痛。秦凛寒,你莫不是被我说中心声了,才恼羞成怒!”

男人轻嗤一声,手上动作越发凶猛:“还跟三年前一样,异想天开!”

最后四个字,咬牙切齿。

说罢,他手指撤出来,居高临下站在江淼面前,抱着胸轻嗤:“这个投资,你肯定很想要吧。那么,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江淼浑身瘫软着,满身都是汗水。在男人手指离开之后,身子已经虚软的躺在沙发上,此时她正调整喘息。

却听到男人的声音,浑身一僵。

是,她很需要这个投资。她要钱,李总之前说好了,这一单,如果拿下,会给她10万提成!

但,不代表她真的,一点尊严都不能剩下了……

嗓子像是被什么掐住了,江淼缓了很久,才终于轻笑出声:“秦总的意思是?”

“用上面的嘴,取悦我。”

这是,**裸的羞辱!

江淼浑身发冷的颤了颤,不敢置信,她咬着唇,最终还是放软了声音祈求。

“秦总,您能不能换个要求?只要……”

“不能!”

说完,秦凛寒气定神闲的坐在了原本的位置上。

他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打算跟她耗到底了。

眼神里带出一缕羞愤,最终江淼还是咬着唇,从沙发上起身,慢慢朝着秦凛寒走了过去。

伸手,触碰上冰凉的皮带,她的手,也陡然冰冷至极。

脱下他的**,她的手触摸到硬物,甚至僵硬的无法弯曲。

终于,她咬了牙,还是闭了眼,直接朝着那物吸吮而去。

味道倒是不怪,只是心底里涌上来的被羞辱感,几乎快要烧了她自己。

她知道,她不能做什么。

她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任性的大小姐了。

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她,总要活下去。

男人从始至终都冷眼看着她,任她动作。

……

半个多小时,男人都没能发泄出来。

江淼嘴唇肿胀难忍,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她本来也是第一次,手足无措之后,也没有任何技巧。

她自己都着急,照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要求!

身子忽然被推出去,江淼惊呼一声,脊背撞在地板上。

就听男人略显深沉的声音:“就你这样的技术,还想当**?呵。”

江淼咬着唇,羞耻感更重,但她嘴上却丝毫不认输。

“那又怎样?毕竟我练的是床技又不是口技!”

“强词夺理。”

秦凛寒嘲讽的声音响起,随即江淼就看到他伸手把自己的皮带扣上。

“好了,结束了。”

江淼立即心下一沉:“秦总,您要毁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