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情缘 > 正文

《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莫水清杨天易)

chgouchgou 2018-10-11 18:38:00 21

《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 或者书号:687 即可阅读全文

《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是杨火火所编写的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莫水清杨天易,书中主要讲述了:“那天晚上,阿三怎么会乖乖离开呢?”关于被救那一夜的事情我心理有好多疑团想解开。“杨总自有他的处理方式,这些与你无关。”方凯一如杜姨,也是寡言少语之人。我只好压住心底的好奇,不再询问。其实人生面对的永...

《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 第2章 交易 免费试读

“那天晚上,阿三怎么会乖乖离开呢?”关于被救那一夜的事情我心理有好多疑团想解开。

“杨总自有他的处理方式,这些与你无关。”方凯一如杜姨,也是寡言少语之人。我只好压住心底的好奇,不再询问。

其实人生面对的永远是现在和将来,过去不过是生命的点缀而已,那半年多的梦魇虽常常令我在夜里噩梦连连,却再也无法在我的生活里兴起波澜,我不会刻意去想它,只是在努力为自己的将来打算。

过了几天我就渐渐的适应了工作,课长也没有再让我加班。

认识了一些同事,我才知道原来课长想安插他的亲戚做助理,不想被杨总安排我进来,所以最初他很排斥我。

了解了公司是做贸易的,恰逢三月,三角梅盛开的季节里我毫不犹豫的报考了成人自考英语大专,决定先把大专拿下,再考本科,我将完成我未完的学业。

为了应付四月的考试,每天一下班我就钻进书中,书中自有黄金屋,我不在意是否黄金满屋,却很在意一日三餐的温饱。

考试出奇的顺利,凭我高中的底子再加上勤奋,无往不胜。这是我的骄傲和自豪。

除了买书,我几乎没什么花销,三个月后我攒足了2000元钱,我知道信件是不可以寄钱的,但我还是寄了,从寄出的那一刻开始,我一直在想象杨天易打开信封的表情。说实话我很期待。

然而寄出去五天了,也没有任何反应。

星期六下班后,我一个人开开心心地回到我的小阁楼,天气转热,室内的气温也越来越高,这个夏季我便要在这蒸笼里度过了。

“有人在吗?”咚----咚----咚,有人敲门。

“谁啊?”我掀开木门上的门帘,向外看着,这个月的房租已经交了,该不会是房东吧。

“你是莫小姐吧,一位方先生请我们把这台电视送给你”,胡乱猜疑中听他如此说,我便问道:“哪个方先生”?

“方正的方,凯旋的凯。”

“哦。”我开了门。送货的工人帮我把电视搬进来,调试好了,让我签了收货单就离开了。

21寸的彩电,放在我这小小的斗室里已经很大了。很久没有看电视了,播到中央9套的国际频道,我欣喜的听着主持人和老外的交谈,我可以跟着电视练习口语了。

没有手机和电话,否则我真的会打给杨天易,对他说一声谢谢。我欠他太多太多的谢谢了。

欧利的总台小姐姓关名琼,每天中午吃过午餐,我就与她一起坐在休息室里闲聊,因为年纪相仿,两个人很谈得来。渐渐地杨天易在我的世界里已不在陌生。他的妻子据说因车祸死亡,连带连累了腹中的孩子。但是公司几乎没有任何他的副面新闻。大家知道的仅此而已。

南方的夏天酷热难耐,每到夜里我都非常想念东北的老家。信写得少了,因为辍学的事情我一直没有跟家里提及,只是说自己勤工俭学,赚的钱足够自已读书的花销了,请他们不用惦记。

那一天是一个雨天,我爱极了这酷热中的清凉,清晨和午后走在室外贪婪的呼吸湿湿的空气,伸手欲把这清新揣进怀中。

“水清,下午去一下杨总的办公室,他有事找你。”乍看到方凯,一股不安悄悄袭上心头。

在公司工作已经三个多月了,我却一次也没有去过杨总的办公室。

中午在路上撑着伞走了好长一段路,裤脚也湿了,现在只好高高的挽起,然而在办公室里这样挽着裤脚走路却是很怪异。

坐了电梯,来到总经理的办公室门口,我犹疑着还是把裤脚放了下来。轻轻的敲门,这三个月以来每一次看见他都隔着很远的距离,说实话,突然间要近距离相见我居然有点莫明其妙的紧张。

“请进。”

“杨总,你好!”我很客气的跟他打着招呼。

“坐吧。”他指着对面的沙发椅子说。我不安的坐下来,端起他递给我的咖啡,喝了一小口,很苦,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我从来不加糖的,也忘记帮你加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去拿了白砂糖的盒子放在了我面前。

“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他迟疑了一下对我说。

“为什么突然让我检查身体?”

……

“帮我生一个孩子,好吗?”时间静默了良久之后,他突然说起。

刹那儿间我明白了他的心意,无非是担心我曾经的肮脏生活影响了健康也影响了他的下一代而已。这检查与我是一种侮辱,泪水几乎夺眶而出,然而我忍住了。我欠了他一辈子也还不完的恩情,而此刻,是我还债的好机会,我狠命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吧。

第二天请了一天假,杜姨陪着我到了市第一医院。脑CT、X光、B超、妇科…….反正不用我花钱,很仔细的全方位检查了一遍,我知道我很健康。

隔天上班的时候,人事把我从采购助理调到了船务部做单证员,从助理变成职员,新的职位新的挑战,我一定会做到最好。

中午草草地吃过了午饭,拿着那些医院体检的单子,我再一次敲响了总经理办公室的木门。

“请进”。依旧是礼貌而冷漠的语气。

我把一叠资料放在了他的桌子上,他很快的看完了,打开抽屉,又是一个信封,老故事又在上演。

“那串钥匙还是给你吧,那套公寓比你的阁楼要好多了。每个月10-17号期间我会过去住个两三天,等你有了身孕我会派人接替你的工作。”那些检验报告让他知道了我易受孕的时间吧。为着这太直白的交易我的心又凭添了一抹酸楚。

“哦。我知道了。”我接过了钥匙和信封起身走了。

除了那七天我还是住我自己的小阁楼,因为那里有我的尊严,那是属于我自己的天地。突然想起了枫,那个阳光般的男孩早已成为我生命的过客,也许此生我与他永远也不会再有交集了吧。但是至少,我曾经深爱过他,至少他不会给我这样的难堪与侮辱,他给我的只有阳光般的记忆与依恋。

做单证却是我极喜欢的工作,每天对着那些英文字母我是极开心的,同时这也有助于我英文的提高。

时光在工作与繁忙中飞快流逝。

六月的季节,鲜花开得灿烂,小草绿得滴翠。转眼就到了九号,那天晚上我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拿了那串钥匙,按照信封里面的地址我找到了那套公寓。三房两厅两卫的布局,室内很干净,显然每天都有人在打扫。我找了一间最小的房间住下来,习惯了小阁楼,只感觉这里空荡荡的心理很失落。而明天,是我生命里的又一个开始。

隔天下了班,搭了一班公交车,安静的望着窗外的花、草、树、木,棕榈树的叶子随风轻轻摇曳,思绪飘忽游走在风景之外,扯着衣角的手指在泛着清幽皂香的T恤上画着圈圈。

时光默默的工作着,但相对于我却是飞快而逝,转眼即到了夕厝站。下了车,突然发现原来公寓的绿化带种了好些木棉树,木棉树的花开的绚烂,然而不管有多美丽,却终究少了一份绿叶的陪衬,那份缺陷的无奈让我徒然伤感起来。

钥匙在门匙上轻转的时候,我闻到一股饭香,才记起自己居然没有吃晚饭。饭香从厨房一直飘到我的鼻子里,原来天色早已暗了,此刻更多的人都在自己温馨的家里用晚餐吧。踱度到厨房,原来是杜姨。

“杜姨,你好!好久不见了啊。”我还记得那一个星期她对我饮食起居的照顾和关怀。杜姨煮的饭菜很爽口也很美味。

“哦。小姐回来了,先生让我过来煮饭并照顾你,我们吃饭吧。”说着,她已经备好了碗筷。

“先生不来吃吗?”

“先生没说过来吃饭,只说让小姐自己先吃。”

“哦。”为了保护形象我在杜姨面前很斯文的用餐。太好吃了,比起泡面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天气很热,吃过了饭,我忙着去冲凉。再来到客厅,杜姨早已泡了一杯茶给我,好香,上好的龙井,我虽从小生在北方不懂得品茶,却也知道这茶的香气不是普通的茶可比。茶几上放了一些书。真好,随手抽出一本,却是小仲马的《茶花女》,认认真真的翻看起来。仿佛玛格丽特便是自己,而我的阿尔芒在哪里呢。我已入了小仲马的戏中且成了一个戏子。

“小姐,睡吧。快十二点了呢。”听着时钟滴答作响,我才发现困了。

那一夜,杨天易没有来。我窗外的木棉花整夜绽放,平静了我的心神,令我安然入眠。

接下来的三天,依旧是我一个人安静的住在这诺大的房间里。除了第一天,杜姨便没有在公寓住过,她总是在我吃过晚餐后就离开了。我的神经便慢慢松弛了。

六月十四日,天空下了朦朦细雨,下班打卡后,便决定撑着伞慢慢走回去。雨缠绵而伤感,搅动着我的情绪也随之感伤,一个人茫茫然的走在马路上。

“嘟……嘟……”汽车在叫,好吵,好想躲开。我的脚步加快了。

“嘟……嘟……”我不耐烦的回头,却是杨天易摇下车窗示意我上车。

上了车,伞湿淋淋的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就放地上吧,明天会有人打扫。”

“好”。惜字如金,我不知道要如何与他相处。所幸他的跑车开得飞快。十几分钟就到了公寓。下了车,与他一起走在木棉树间,躲在他的大伞下,心出奇的安定而温暖。

那一天,杜姨煮好了饭就离开了。只留下我与杨天易一起用晚餐。杜姨煮的菜色都是我爱吃的,他也吃了很多。

吃过了饭,我刚要去洗碗。

“去冲凉吧,这样才舒服。”我的脸倏的红了,飞快的跑开了。

磨磨蹭蹭的终于洗完了。来到客厅,却发现他不但收拾好了厨房,也冲了凉,早已换了睡衣舒服的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这才想起公寓里有两个卫生间。

这一夜,我注定再也逃不过他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