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战争 > 正文

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莫水清杨天易)

chgouchgou 2018-10-11 18:37:21 27

《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 或者书号:687 即可阅读全文

《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小说简介

主角是莫水清杨天易的小说叫做《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本小说的作者是杨火火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天气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幸好窗外小雨,让我选了一套最保守的睡衣穿在身上。兀自立在客厅的中央,拢了拢湿湿的长发,犹疑着不知道要坐到哪里才好?“过来。”杨天易轻轻的说。“嗯。”我轻声回应,多了一份拘谨。“...

《腹黑双宝:冷情爹地很邪恶》 第3章 结欢 免费试读

天气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幸好窗外小雨,让我选了一套最保守的睡衣穿在身上。

兀自立在客厅的中央,拢了拢湿湿的长发,犹疑着不知道要坐到哪里才好?

“过来。”杨天易轻轻的说。

“嗯。”我轻声回应,多了一份拘谨。

“我帮你吹干头发。”我坐在沙发上,他拿了吹风机吹着我的长发。满室都是吹风机的声音。然而我却感觉格外的寂静,这静寂让我屏息。

几分钟就吹干了头发,我斜倚在沙发上与他一起看着新闻。我一向不关心政治和时事,只一味喜欢悠闲度日。看了一会儿顿觉无聊,便拾起茶几上的《茶花女》,把书签抽出放在茶几上,继续读着昨天未读完的故事。我几乎忘记了他在身边。

“你的书签很漂亮。”突然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我才记起他的存在。

“树上随手摘的叶子,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树,可是叶子很漂亮,便收在书中做书签。”他“哦”了一声。又问我:“怕不怕。”我抬头看着他,眼睛对望的那一刻,我的感觉告诉我,我不怕他。

“不怕。”

“如果后悔就告诉我,现在还来得及。”我没有言语,只静静地坐着。如果没有他我的人生亦只有黑暗,我不熟悉他的故事他的人生,也不懂他的心事,但是他给了我重生的机会,他的需求便是我的需求,我的心是感恩的,虽然这不是我心中的爱情,虽然这只是一个交易,我依然感恩。

他揽着我的腰,细细的吻倾身而下,再牵我的手走去他的房间。

客厅的灯只剩下小灯还亮着,清幽的光线映照着他窗帘上碧绿的翠竹,他的温柔亦如柔和的灯光和悄悄的雨声,我的沉沦从那一刻开始,从此我恋上了他的气息与狂热……

……

再醒来时,天早已大亮。

雨过天晴,空枕摆在我的身旁,心没来由的失落了。

依稀记得,我是枕着他的手壁入眠的,那一夜我睡得极酣,连他何时离开的都没有知觉。

一滴泪滴落枕间,我原只不过是他故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刚要起身去上班,身子一阵酸疼,复又躺下,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双休的假期,我不用上班。懒懒的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

客厅的小灯还亮着,我起身把它关了。开了电视,听着电视里的声音让我感觉我又回到了人间。

厨房的桌子上有一个鸡腿三明治和一杯牛奶,牛奶放在微波炉里加热后,连着三明治我一起拿到客厅里,一边看最新版的电视剧《天龙八部》,一边吃早餐,一个人的日子真好,想在哪里吃就在哪里吃。我的心情因想起昨晚上被他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桌子而随着这天气放晴起来。

躲在家里哪都不想去,看过了电视剧,就去看我的《茶花女》,书签夹在我昨夜最新读的那一页,我的心闪过温柔。然而我清楚我从前的噩梦不会让我与他走在一起,我不会爱上他,只是为了给他一个孩子而已。

中午,我煮了泡面解决温饱。晚上杜姨又来帮我煮了晚餐便走了。

星期六的晚上他没有再来。

而后的两天,亦是我一人独自伴着客厅的暗淡的灯光一起成眠的。

我的心有了痛意。除却约定的时间,我又回到了我的阁楼,回到了现实中的我的世界。原来那七天不过是场梦境而已,孤独多于喜乐。

自从工作以来,就一直就喜欢有小雨的日子,喜欢独自在雨中徜徉而行,淅淅沥沥的小雨常令我感伤命运的捉弄,如果没有遇见枫,没有那个午夜的放纵,也许此刻我还会在学校里幸福的读书。

南方的雨季多在春天,然而这夏天却也来了半个月的雨季。我且享受它的缠绵。每日里下班都是先走一段路,累了就去坐车,回到阁楼里的时候已经累极了,吃得也香,睡得也香,索性过自己的日子,不去想杨天易。

工作已渐入佳境,也发现了公司里的派别争斗,上司压制下属,下属想要把上司挤走,人们总是在不断的尔虞我诈中生存,却似乎乐此不彼。

同方琼混的熟了,两个人便无话不谈,她总是追问我和杨天易的关系,我笑着说只是远房亲戚而已,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是总经理带进来的。

方琼一直求我帮忙,她想进我们部门,一来可以学些东西,二来也可以跟我在同一个部门,毕竟大家比较谈得来。我笑笑,不敢答应她,我实在没有把握自己能说得上话。就顺其自然吧。然而我不参加任何的派别。我过我的逍遥自在的日子多好,对于一个曾经连死都不怕的人来说,我是惜福的。

转眼雨季过了,又快到了约定的日子,我从阁楼又搬回公寓,我的肚子没有任何反应,月事也早已如期结束。

我一直好奇杨天易的卧室为什么都是挂着碧绿的翠竹,然而在公寓里我什么也没发现,除了杜姨带给我的那些书,什么线索都没有。

第一个晚上杜姨如期来煮饭给我,待我吃过了她就离开了。本以为这夜又属于我一个人了,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书,这也是很惬意的。

十点了,我突然听见门匙的转动声。

“谁?”心没来由的一阵慌乱。忽地想起门已被我反锁,不怕。

“水清,是我,帮我开门。”我听见杨天易的声音,忙起身去开门。

我没有开空调,那夜以为他不会来了,所以穿着极为随便,超长的白衬衫只扣了一个扣子,一条紧身带弹力的白色短裤,开门后的那一刹那才发现自己的邋遢与随意,然而已经晚了。

他走进来笑咪咪地看着我:“你这样很性感。”我正发怔的望向他的时候,他已去了浴室,只留我一个人发呆。

那几天他每夜都来,有时一起晚饭,有时待我睡了才来,却也不吵醒我,可是清晨我的闹钟却总是如期响起,待我睡眼惺忪的爬起来时,总是看到他对我笑,他会贴着我的耳朵说:“今天可以迟到。”

然后,又是新一轮的缠绵……

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我已唤着他叫天易,仿佛他就是我的丈夫一般。

然而七天眨眼就过了,我已经开始依恋他每夜的怀抱,一种我不懂得的情愫悄然滋长。

明天,他不来了吗?

隔天他真的没有来,我的自尊让我又重回了我的阁楼。

望着镜中的自已原本清秀的面容已满是凄惶,站在窗前,我拼命的呼吸新鲜的空气,是该让自己清醒一些了。

八月的天气更加酷热难耐,阁楼的温度任凭你将风扇吹爆也不会降低分毫。

星期天,我穿着吊带的睡衣短裤坐在床上苦读英语,十月又要考试了。要想出人头地,首先就要先给自己“充电”。

“咚咚咚……”有人敲门。

因为从前的那些惨痛的经历,我的房门从来都是在室内反锁的。

我起身开门,看着门外的方凯说:“进来吧。”

“先生让你搬到公寓去住。”

“我这好好的,我不想寄人篙下,况且我一个人在哪住都一样。”我坦白说。

“先生前天去公寓了,没见到你,才知道你还住在外边,昨天自己开车来这里看了一下,回去后只说让你搬到公寓去住,把这边的房子退了。”

我默默无声,我只想留给自已一份属于自已的天空和绿洲。

“你收拾一下,两小时后我来帮你搬家。”方凯见我没吭声,以为我应允了。

“你跟天易说,那七八天不管他在与不在我都会住在公寓,但是过了那几天,我是一定要回这里住的。”我不喜欢他的霸道。

天气太热了,方凯喝了一杯水,起身走了,我也没挽留他。

我突然很开心,自己终于违逆一次他的指示。

正是午后最热的时间,阳光直射着阁楼,我换了一件T恤和七分裤,穿着运动鞋去逛街,不喜欢打伞,晒黑就晒黑吧,开心就好。

那一个下午,我买了一双高跟鞋和一个淡蓝色的背包。

天色渐暗的时候我决定回家了。开心的走上阁楼时,我发现我的东西已经被打包好放在门口了。

门,也大敞着。

我冲进室内,杨天易正同房东阿姨聊天,见我进来就笑着跟阿姨说:“水清回来了,我们先走了。”

“哎哟,水清,你啥时候找到这么好这么帅的男朋友啊,真是懂礼貌,虽然搬走了,以后有空也常到阿姨家里来玩啊。”我尴尬的笑了笑,只因他真的不是我的男朋友。可是他亲自来接我的那份真诚却令我感动了。

我其实也没什么东西,一些换洗的衣服而已,再就是那台天易送我的电视了,然而房东说天易已经送给她了,她乐的合不拢嘴。

我再没说什么,与他一起提着行李上了他的跑车。

晚上,在公寓里把东西整理好,洗了澡,倒在床上,真舒服。

那天夜里,天易没有走,与他一起宿在那间挂着绿色翠竹窗帘的卧室,总感觉那竹子上的露珠如泪一般似乎在向我诉说着什么……

那之后,天易没有再按最初的约定时间,而是一个月有二十多天都在公寓里过夜。我每天还是如往常一样坐着公车回家,他也总会在十点之前赶回公寓。似乎公寓便成了我们的家,我渐渐发现偶尔他不来的日子我的心会彷徨,这样的失落不同于失去枫的感觉,我不懂这是不是爱,但我已习惯了有他的日子。

这个夏天因为有他而不在酷热难耐,心是愉悦的开心的。常常私下里希望自己不要有孕,这样就可以有与他一直在一起的籍口了。虽然没有名份,却也好过我在魔窟里的千万倍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