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薄情皇帝,请赐教全本资源下载APP 凌婳月慕容止完整未删减版

chgouchgou 2018-10-11 18:37:09 27

《薄情皇帝,请赐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兰花文学,关注后回复:薄情皇帝,请赐教 或者书号:253 即可阅读全文

《薄情皇帝,请赐教》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凌婳月慕容止的书名叫《薄情皇帝,请赐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卷云舒创作的历史架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嗖”的一声,急速的空气流动带起桃花纷扬,发丝飘荡。凌婳月转身,看着淡笑的慕容止,唇角扬起一个胜利的笑容。以前的她不知道,后来重生了才想明白,像欧阳千夕这样的男人,只有一个弱点,那便是女人。欧阳千夕从...

《薄情皇帝,请赐教》 第18章 秦殇遇刺 免费试读

“嗖”的一声,急速的空气流动带起桃花纷扬,发丝飘荡。

凌婳月转身,看着淡笑的慕容止,唇角扬起一个胜利的笑容。

以前的她不知道,后来重生了才想明白,像欧阳千夕这样的男人,只有一个弱点,那便是女人。

欧阳千夕从小与世隔绝,他接受的教育从来都是扶国佐君,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他,哪里经得起女人的软玉温香,哪里见识过女人的娇嗔妩媚。

只是,凌婳月还是有些遗憾的。

目前的她,羽翼未丰,谋策未尽,欧阳千夕不能动,但是吓一吓,还是可以的。

顿时的,她的心情好了不少,方才见到欧阳千夕的阴霾一扫而光。

慕容止走到凌婳月面前,脸上带着几分宠溺,修长的食指轻轻刮过凌婳月的鼻头,“真是调皮!”

凌婳月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这个动作,他的动作。

会不会有些太过暧昧了。

以前秦殇对她最好的时候,都未曾如此对她,而他,竟然露出了宠溺的神情,还对她的胡闹只说了一句“调皮”,慕容止,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

“郡主不走吗?”

远处已走远的慕容止回首,正看到发呆的凌婳月,凌婳月猛地回神,看见坦荡而依旧淡然的慕容止,摇摇头,或许,是自己太多情了。

凌婳月抬步,缓缓跟在后面,看着他宽阔的背影,心口突然跳动了一下,恍然发觉时,眉头微微蹙起,勉强自己不要去想太多,心中却很是明白,她对他的依赖,太过了。

寒山寺上山下山只有一条路,道路崎岖,若是白天也就算了,但若是到了晚上,就算是打着火把都不容易走,因此很多上山的人,都是在天暗下来之前便赶着下山。

等在寒山寺外的小罗看看天色,白净的脸上露出几分焦急,“哎,你就不着急吗?皇上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你这个侍卫是怎么当的,不能跟着也就算了,皇上不会来你也不知道去看看”,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天色暗了,下山的路就难走了,路难走没事儿,若是遇上不轨之人可怎么办,皇上可是千金之躯啊。

风于潇不耐烦的瞪一眼小罗,高耸的身姿宛若一棵静立的寒松,他怀抱着手中长剑一动不动,跟小罗的急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皇上不让我跟,难道你要我抗旨不成?”

“你…”小罗刚要大喊大叫,猛然看见了尽头处正走来的身影,“啊,皇上,您总算出来了,您再不出来,可要急煞奴才了”。

“走吧!”冰冷的一个眼神,满身寒气依旧,让小罗立刻住口,老老实实的跟在秦殇后面下山。

“国师走了吗?”

小罗恭敬的回道:“刚走,但是,看国师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而且急色匆匆,好像有什么在追赶他一样,奴才还以为这里有什么洪水猛兽呢,心里也越发的担心皇上…”秦殇一个冰冷的眼神,小罗乖乖住口。

不过他也真的是好奇,国师那个人,一向淡然的好似天塌下来都无所谓一样,一张脸长得倒是不错,可就是整天一副表情,从没变过,今天倒是怎么可,脸上带着惊恐,真好像是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主仆三人未再言语,一前两后的往山下走去。

月已西沉,漫山遍野都被染成了金黄色,落日的余晖打在身上,带了几分昏黄。春日的山上本就比山下凉,落日一尽,寒意便料峭袭来,小罗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打了一个寒颤。

“呵,这风真冷”。

他却没注意到,一直走在前面的秦殇突然停住了脚步,身边的风于潇也握紧了手中的剑,“冷的不是风,是杀气”。

“啊,杀气?”

话还没完,四周山林中,突然便窜出了几个二十几个黑衣人,他们个个黑衣蒙面,只露出两个眼睛带着寒光,手中长剑刺破山风,带着呼啸之声,便朝着秦殇三人而来。

“啊…有刺客!护驾!护驾!”小罗大喊,喊声惊飞了山林中的鸟儿,在寂静的傍晚,显得格外的突兀。

刺客的目标很明确,而且极为有组织力,其中一波主力直奔秦殇,另外几个人分别攻向小罗和风于潇,三个人对上二十几个人,秦殇三人很明显的落了下风。

秦殇从小喜爱武技,年少时更是外出游历江湖数年,说起来武功也是不错的,而风于潇更是秦殇的贴身侍卫,江湖上鲜少遇见对手,小罗武功虽弱,却也是以一敌三的好手了,可是即便如此,三人顿时被二十几个人围攻,终是双拳难敌四手,武功再高也难免应付不过来。

而这些杀手,似乎非常了解三人的武功路数,一上来便将三人分散封死,彼此之间无法救援,而秦殇那边杀手最多,很快的,秦殇身上便带了伤。

“皇上!!”小罗眼看秦殇身上带伤,却无法施救,急的眼眶都红了,风于潇发狠的砍杀面前一个杀手,趁机从怀中掏出信号点燃,“嘭”的一声巨响,微暗的天空中便现出一条金黄色的蜿蜒巨龙。

这是皇宫暗卫的信号,看到信号,秦殇的暗卫便会以最快速度赶来。

每次秦殇到寒山寺,都不会让暗卫跟随,怕扰了忘尘和自己母妃的清静,可身边的人,却随身都带着召唤暗卫的信号,只是没想到这次就用上了。

烟花点燃的一刹那,秦殇一剑刺穿面前一个杀手的胸膛,可左手臂也被旁边的杀手一剑砍伤。

“唔…”他闷哼一声,来不及疼痛,便再次挥起右手的剑砍向杀手。

风于潇眼角看到秦殇再次受伤,手上的招数更加急促了起来,暗卫很快就会赶过来,可是现在,他必须要保护好皇上,“皇上,趴下!”风于潇急切的喊叫一声,秦殇猛地趴下身子,然后耳边便猛地想起了一阵爆炸声。

顿时,烟尘滚滚,缭绕的烟雾伴着浓郁的呛鼻味道,秦殇还没有反应过来,被砍了一剑的手臂便被人猛地抓起,然后两人飞快的掠上树梢,提气运起轻功,朝着远处飞奔起来。

原来,是风于潇用了霹雳珠,一向自负的他,从不屑于使用这些东西的,可是为了保护皇上,每次上寒山寺,他都将霹雳珠放一颗在自己怀中,没想到真是派上了用场。

两人都受了伤,趁着霹雳珠造成的慌乱,风于潇护着秦殇朝着山上掠去。身后的杀手从烟雾中清醒过来,眼看着风于潇和秦殇运用轻功飞走,干脆扔下了仍在顽抗的小罗,全数朝着秦殇追了过去。

他们的目标是秦殇,其余的人,碍事便杀了,不碍事的就算了,说不定受了伤的他一会儿就能引来虎狼之辈呢。

杀手在他们身后一路追逐,轻功自是不错,但因为被霹雳珠的烟雾阻隔了那么几个呼吸的时间,要追上受伤的秦殇和风于潇却也难了些,只因风于潇和秦殇轻功不错。

饶是轻功再好,两人面对身后不懈的追杀,也总有筋疲力尽的时候,风于潇和秦殇自然也明白这一点,而寒山山顶尽在眼前,若真是被追到了山顶,两人不得不再次面对无止境的杀斗,双拳难敌四手,他们不是这些杀手的对手。

再如此下去,便是死路一条。

“皇上”,风于潇一边飞奔,一边说着,耳边风声呼啸,他的声音显得急切却低沉,“我将他们引开,皇上找个机会离开,暗卫应该很快就能找到您”,说完,不待秦殇应允,便脚下一旋,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秦殇也不推诿,保护自己是风于潇的责任,脚下不停,朝着既定的方向飞奔开来。

风于潇故意慢上几分步伐,果然,追上来的杀手朝着风于潇的方向追了过去,可是,当追近了之后便发现,只有风于潇一人,才知道中了计,十几个杀手立时兵分两路,一路继续追杀风于潇,一路朝着风于潇相反的方向追过去。

风于潇没想到这些杀手如此聪明,显然是经过严密训练的,为了让秦殇多一点时间逃走,当即停下了飞奔的步伐,同那些杀手缠斗了起来。

秦殇一路奔向寒山寺,寺庙不大却容易藏人,足够撑到暗卫赶过来。

他虽然自负,却从不莽撞,即使是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却也懂得虎落平阳被犬欺,一向能伸能屈,才让他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爬到了如今的高度。

所以,明知对上这些杀手死路一条,他便不会去硬撑。

天色渐渐暗淡,寒山寺因为地势高,所以山下布满暗沉的时候,寒山寺还是一片日落西沉的金黄色。洒扫的小僧看看天色,已经准备检查寺内滞留的香客,再晚,山路不好走,香客下山不安全。

安静的寺庙中,突然被一阵巨响惊扰,准备栖息的鸟儿从枝桠中纷纷飞起。

秦殇高大的身躯猛然从半空摔落,昂贵却刀痕满布的衣衫沾染了地上的尘土,而地上,也留下了他猩红的血迹。

他受伤好几处,一路飞奔过来,不但力气用尽,伤口也更加严重,一路上鲜血直流,能跑到这里,已经是他的极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