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情缘 > 正文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凌伊璃慕容淳目录_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阅读

chgouchgou 2018-10-11 18:07:09 15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小兔文学,关注后回复: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 或者书号:689 即可阅读全文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凌伊璃慕容淳的小说叫做《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是作者杨火火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不止是衣衫褴褛,偷东西的时候我听得他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声音很大,他一定是饿了很久了。然而他身上还有一股子烧鸡的味道,象是揣在怀里。自己饿了却不吃,那一定是要留给他人的。这样的好孩子,偷也是不得已吧...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 第5章 人心 免费试读

“他不止是衣衫褴褛,偷东西的时候我听得他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声音很大,他一定是饿了很久了。然而他身上还有一股子烧鸡的味道,象是揣在怀里。自己饿了却不吃,那一定是要留给他人的。这样的好孩子,偷也是不得已吧,所以我就送了他一锭金子,再遣彦青去查了。”原来他那银子也不想白白送给混水摸鱼者。

“但是子淳始终是猜测而已,又何以更笃定呢。”

“他还我坠子的时候,那从怀里掏出来的圆扁的石子上明明有鸡腿的香气,可见那鸡腿是不假的了。”

“公子果真是心细如发,也心善而慈。”

原来如此,那肚子的咕咕叫,还有那香气,伊璃却没有留意过。

原还以为,他只是摆阔的少爷,做个秀而已。

却不知竟有这许多玄妙。

人的心地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金钱可以救人于水火,也可令世间更污浊。

有得即有失。

有心必有报。

伊璃为他抓了孩子,拿回了他的扇坠子,孩子气她,公子却感谢她。她失去了,也得到了。

子淳没了金子,却拿回了他的东西,也解了祖孙两人的水火,其实,他得到的更多,这是善。

而孩子,他是最幸福的一个,因为他遇到了贵人。

那贵人,他是子淳。

“一尘可曾练过‘舞’吗?”此‘舞’而非彼‘武’啊。

“嗯?”伊璃不解其意。

“一尘的那一记腿功恕在下口拙了,竟是千娇百媚,柔中略带刚劲,却凌缦生风,想来这‘舞’学上,造诣不可小觑。”他说得直白。

伊璃却听的心惊,莫非她看出她是女儿身了,那舞通常只有女儿家才会学来,是绝少有男儿也练过舞的。

心思如此,忙应道,“随意间的一扫而已,哪来什么造诣,子淳一定是看走了眼了。”她笑着化解他心中的疑义。

从记事起就跟着嬷嬷请来的师傅学着琴棋书画,而她最擅长的就是舞了。

袖舞、腰舞、健舞、霓裳羽衣舞,只要这世上有的舞,伊璃样样皆精。

嬷嬷总是逼着她练舞,舞练的久了,才知道,用身心去跳就的舞,是心灵的物语,是精气神的高唱。

“公子,你看,前面好多人呢,到了吧?”彦青兴奋的叫着,感染了一应的众人,也为伊璃解了围。

举目望去,不远处,睿祥棋馆的牌匾高高的悬在梁上,龙飞凤舞的鳞鳞金字,挑动着人的心也闪动着。

期待着,期待着战马嘶鸣、鼓声雷动的撼人一幕。

等待着,那柔柔的一颗心征服了一个世界的凯歌。

人头攒动,睿祥棋馆的门大敞着,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

十年才一次的棋赛,十年前,六岁的伊璃都是站在门外的广场上听着报棋官的声音,再看着从馆内传出来的每一招棋画在偌大的白色篷布上。

那时候的她只是个孩子,蹦蹦跳跳的,眼里更多的是棋子的动,而不是棋招的妙与惊。

长大了,再来看这棋赛,已少了年少时的天真与烂漫,而多了些许的温婉和无奈。

凤城的棋赛自有它的规定:

第一,无论老少只要是男子皆可参加,女子则不可。

第二,参赛者必须先解了摆在门口的五个残局中的随意一局,解了即可入内比赛。

这第二伊璃是不怕的,她看过了那些残局,解了它们根本不在话下,可是第一条她却过不了关,那是要验明正身的,就是怕某些女子女扮了男装,混水摸鱼的混进去。

据说近百年来,皆是如此,也不知是哪位先人订下的规矩,直让女人们牙咬得咯吱的响,却只无能为力的远观,于伊璃,这女子的身份是她此时的一个不大却也不小的遗憾。

一面墙上画好了五个残局,棋院的门口有五个棚子,每一个棚子对应一个残局。

许多人伫足而观看,一一的品过后,选了自己感觉最可能行的那一局,走到相对应的棚子里,解了,就可以入棋馆参加比赛了。

比赛不收取任何的费用,但前三甲均有丰厚的奖酬。

探花是一千金。

榜眼是五千金。

而状元是一万金。

如此的丰厚奖金,使得这凤城的棋赛,每一次都是成千上万人的追逐,而成正果的也只三人而已。

如真是聪明又睿智,一夜的暴富也不是不无可能。

也因此,这睿祥棋馆成了中原最具盛名的棋馆,只此一家,绝无仅有,即使是最普通的日子,棋馆里也人气高涨。

棋馆的生意逐年在飙升,附近的民房也被收走了很多家,价钱给的极高,所以老百姓卖了房子,也不愁买不到更好的来。

棋馆的小间对弈房多的数不胜数,盖了又增,增了又建,总是不够用。

没有人知道这棋馆的幕后老板是谁,只知,他是一个善人,貌似无权却有势,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日子,却连官府的人也要让他三分。

棋馆的门前,每一日的清晨都会有三个大锅的粥施舍给过路的人,从伊璃记事起,就从没有间断过。这里,也成了凤城晨曦里最亮丽的一道风景。

……

伊璃与子淳挤到近前,人多,几乎挤弯了门前的海棠树。

清幽与谁赏,

梦生染碧枝。

朵颜千妖媚,

落雪却无声。

淡粉的花落了满身,不抖,只增了一份恬淡。

春残夏初的清凉惬意已被这满目的人迹所暗淡。

花香里幽藏着棋的风茫,花与棋幽雅相缠,引得无数雅人异士竟芳菲。

五道残局,一是鸿门击斗,二为兔游月窟,三曰炮兵兴奇,四注辅弼功高,五录五龙混海。

“一尘,我就来那一局兔游月窟了,你呢?”子淳兴致勃勃的望向伊璃,手不经意的摘了她发间的一朵落花,把玩着,嗅着花的芬芳,倒是让伊璃有些脸红了。

“辅弼功高。”简短的应声,转身跑去棚子前排队去了。

她才不要与子淳一起,他刚刚的举动实在是令她尴尬。

伊璃只想先解了这一残局,再想办法偷偷地溜走。

否则一旦进了场,被发现是女子,她说也说不清楚。

每个残局都有不同的棚子,兔游月窟与辅弼功高的两个棚子刚好是紧挨在一起的。

伊璃排了队,前面大约有十几个人,不消片刻,子淳也站在了她旁边的长队里。

解残局是有时间限制的,一刻钟一局,解不了就是自动弃权。

这样才好,否则一个人解上一天,那棋赛不是要赛上个一年半载的,那还了得。

静静的在心中研究着那棋谱,脚下,他与她的影子悄悄地重叠暗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