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天价前妻:总裁贪欢,轻点撩》主角葛言梁嶶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chgouchgou 2018-10-11 10:17:25 61

《天价前妻:总裁贪欢,轻点撩》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腊梅文学,关注后回复:天价前妻:总裁贪欢,轻点撩 或者书号:天价前妻:总裁贪欢,轻点撩 即可阅读全文

《天价前妻:总裁贪欢,轻点撩》小说简介

主角叫葛言梁嶶的书名叫《天价前妻:总裁贪欢,轻点撩》,它的作者是南方有二馨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3章梁嶶,你触碰了我的底线第13章梁嶶,你触碰了我的底线大家都发出失望的声音,有几个还暴躁的踢翻了凳子,方雨提高了音量:“拿下这块地的是何氏地产,他们的最终报价只比我们葛丰高出两万。我想大家心里都...

《天价前妻:总裁贪欢,轻点撩》 第13章 梁嶶,你触碰了我的底线 免费试读

第13章梁嶶,你触碰了我的底线第13章梁嶶,你触碰了我的底线

大家都发出失望的声音,有几个还暴躁的踢翻了凳子,方雨提高了音量:“拿下这块地的是何氏地产,他们的最终报价只比我们葛丰高出两万。我想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个什么概念,这是个上亿的项目,何氏的基底只比我们高出两万,最大的可能就是我们公司出了内奸。”

大家都炸开了锅,议论纷纷起来,方雨又说:“公司正在成立调查小组,一定要揪出内奸。你之后小组成员会逐一找你们谈话,希望出卖公司的人主动认错,争取宽大处理,而有其他线索的也可以反映给他们。就这样吧,暂时各回各家吧。”

竞标失败的事我也觉得挺遗憾的,这毕竟是我到葛丰后参与的第一个项目,但这不是我能把控的。

我回城里后准备先回别墅看旭旭,一周不见我可想他了,并打算接到他后去超市买点食材,晚上做点好吃的安慰安慰葛言。

可刚上出租车葛言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一接通就听到他语气很差的说:“在哪儿?”

竞标失败他心情不好我也能理解,便放轻语气说:“我想去把旭旭接回来。”

“你先回来家里。”

“可是……”

“没有可是,立刻,马上!”

……

葛言这臭脾气……

我到底还是先回了家,一打开门就看到葛言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桌前还放着几瓶啤酒。

我是第一次见他这幅模样,震撼之余也觉得他有些可怜,到底还是心头一软便开口劝他:“竞标失败的事我也知道了,别太难受了,下次再加油。”

他缓缓抬头看我,下午的太阳从窗户里照进来,而他所坐的位置阳光恰好照不到,使他显得更为阴郁。

“那个……”我挠挠头,“听说拿下这块地皮的是何氏,也就是何笙家,反正你们早晚要成一家人,他家赚的钱也早晚会入你的口袋,这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葛言突然出声打断我:“梁嶶,你说这些有意思吗?”

我尴尬一笑:“确实挺没意思的,我梁嶶算什么东西能有资格安慰你呢。”

我说完就往卧室里走,葛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挺没意思的,你出卖了葛丰出卖了我,心里挺乐呵的吧,却假惺惺的安慰我。”

我后背如刺锋芒,他几个大跨步就走到我跟前来,表情很平静可声音却寒冷至极:“怎么不说话了?被识破后心虚了?”

我吞了一大口口水:“我不心虚,我只是被你脑残的程度给震惊到了。就算你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信任,就算我真的出卖公司,那也不至于把情报卖给何氏。我们的婚姻虽然名存实亡,但何笙好歹也是我婚姻里的劲敌,我没那么傻/逼。”

他突然笑了:“你是不傻/逼,你可精着呢,你不就是想帮助钱子枫拿到这次竞标,等他做了何氏地产的继承人后,再甩了我嫁给他嘛。”

“你真疯了,这事和钱子枫有什么关系!”

他一把捏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脸抬头:“装,瞪大你无辜的双眼继续装!你别和我说你不知道钱子枫是何笙同父异母的弟弟,别和我说你不知道他们俩正在开展继承人的竞争,而拿到这块地皮的就是胜者。”

我不敢置信,总觉得是我听错了:“不可能,他们一个姓何,一个姓钱。”

“钱子枫的妈妈是小三,他随他妈妈姓。”

“可……可你也不能因为我和钱子枫是朋友,就把出卖公司的罪名按到我头上。”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到我面前:“这是钱子枫的手机,你在封闭核算期间给他发的短信都还在,上面的价格正是钱子枫那一组的最终报价,证据确凿你还要狡辩?”

我奋力辩解:“我真没有……”

葛言松开了我,把手机摔到了地上,手机分崩离析的下一秒,一个耳光就甩到了我脸上。

他应该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因为我被打到连退了好几步,直到撞上墙壁才勉强站住,耳朵也嗡嗡作响。

葛言这个时候明明离我很近,可我却觉得他的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他的脸上还有一抹痛苦的神色。

“梁嶶,上次你提离婚,我连夜找酒店调取了监控视频,看到确实是我**的拖你进房。我葛言不是什么好人,但却恩怨分明,让你怀上旭旭是我的错,我愿意去弥补。所以我想搬出来和你培养感情,想试试能不能处下去。为了你我放弃了何笙,逼着自己每晚回家,可我没想到我做了这么多,你最后还是为了钱子枫出卖了我。”

他顿了顿又说:“梁嶶,你触犯了我的底线,我不会再原谅你。我会让律师拟好离婚协议,你到时候签字就好。出卖公司的事我不会再追究,就当是还我当初拖你入房的债。”

他说完,摔门而去,我蹲在墙角痛哭出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