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动作 > 正文

《热血战斗》翟勤薛岳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chgouchgou 2018-10-10 12:02:36 18

《热血战斗》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鹦鹉文学,关注后回复:热血战斗 或者书号:608 即可阅读全文

《热血战斗》小说简介

翟勤薛岳是小说名字叫《热血战斗》这本小说的主角,作者是网络作家,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一路上都有鬼子的尸体,翟勤看着张猛说道:“带人快点返回阵地,这些鬼子的东西不能留下,全部收拾干净。记住,缴获的东西统一分配,要是老子知道哪个私自隐藏,我立即枪毙他。”张猛现在可是规矩多了,在翟勤面前再...

《热血战斗》 第六章被免职了 免费试读

一路上都有鬼子的尸体,翟勤看着张猛说道:“带人快点返回阵地,这些鬼子的东西不能留下,全部收拾干净。记住,缴获的东西统一分配,要是老子知道哪个私自隐藏,我立即枪毙他。”

张猛现在可是规矩多了,在翟勤面前再也没有骄傲的样子,立正说道:“是,连长你要干嘛?”

翟勤不耐烦的说道:“你管得着吗?快滚。”

张猛有些发蒙,他的这个连长怎么变得喜怒无常。看着翟勤脸色不好,刚才又说这不是胜利,没敢多问,带领士兵一边打扫战场,一边返回阵地。

看着张猛他们走远了,翟勤再也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就是一阵狂吐,昨晚吃点好东西全都还给土地爷了。

原来翟勤看到那些电影电视中,人要是看到鲜血和尸体会吐,自己还不大相信,可是今天他真的见识到了。

为了不在张猛和士兵面前丢脸,翟勤一直在忍着,看着身边只有翟贵一个人,再也忍不住了,哇哇的一阵大吐特吐,直到胃里什么也没有了才停下来。这一阵吐让翟勤脸色苍白,腿有些发软。

身边的翟贵看的直发呆,人家不是说战场上吐一回就完事了吗?自己家少爷怎么吐两回,这还带歇气的。把水壶递过来说道:“少爷,喝口水吧。”

翟勤接过水壶,漱漱口,狠狠的灌了一肚子水,这才舒服一些。也许是吐出来了,翟勤的心里舒服不少。听到翟贵叫他少爷,一边慢慢地走,一边说道:“翟贵,少爷脑袋发晕,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把家里的事跟我说一说。”

翟贵愣愣的说道:“说什么?怎么说。”

翟勤举起手说道:“真他妈的笨,就说说家里都有什么人,有多大。我怎么感觉家里好像很有钱似的,再说家是什么地方的。”

翟勤有些想哭:“少爷,你这样要是回去老爷得打死我。”

翟勤笑了:“那还不快点说,我都想起来以后不说你不就没事了吗?”

翟贵可不敢再耽误了,就从家里都有什么人开始说起。还别说,说得很详细,连翟勤为什么当兵都说的一清二楚。

翟勤脸色平静,心里却是震惊无比。原来老子还是富二代,这可太他妈好了。自己还想着自己怎么当兵来的,原来是因为这个臭婆娘。等着,看老子打完仗回家怎么修理你,竟然敢耍我。

翟勤头脑里的记忆支离破碎,几乎什么都想不起来,可是翟贵这样一讲,被串联起来,翟勤头脑中那些模糊的记忆也清晰起来。

头脑

中浮现出一个靓丽的容颜,翟勤脸上现出一丝得意和兴奋,原来自己这个老婆还真的很漂亮,难怪会让这个傻蛋上前线。不过要是他不上前线,自己怎么穿越,看来得感谢这个美女了。

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就不怪罪她了。”

翟贵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少奶奶人很好的。有学问,又漂亮,只是……”

看到翟贵停下话语,翟勤说道:“话话快说,有屁快放。”

翟贵笑嘻嘻的说道:“只是少爷你总是去翠红楼那个地方,少奶奶才不高兴的。”

翟勤已经整理出一部分记忆,当然也就有点印象,不满的说道::“他妈的,他不让老子碰,还不许少爷我找点事干,你说对不对?”

翟贵哪敢说不对,连连点头:“对,对,少爷说的有理。”

翟勤知道自己竟然是富二代,还他妈是很富的那种,当然心里十分得意。原来十分痛恨把自己穿越,现在又开始感谢穿越了。

那一世自己可是一个打工族。虽然也是小头目,可是连白领都不算,就是一个工头。这回可不一样了,竟然是良田千倾,还有很多商铺。这可是大大的好事,不但可以潇洒,还他妈是个连长军官,又能打鬼子出气,简直是一片艳阳天地。

这一高兴也就忘了刚才打仗时候的残酷,高兴地唱到:“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解……共产党的恩情说……”

翟贵吓得连忙去捂翟勤的嘴:“少爷,不能唱,不能唱。”

看到翟贵的样子,翟勤一下想起来,这可是他妈的三七年,虽然国共合作,可是两党怎么回事翟勤这个后来人还不知道吗?不过他不解的问道:“你听过这首歌吗?”

翟贵摇摇头说:“没听过,不过可不能提共党,那是要杀头的。再说共党有什么恩情,老爷说了,咱家离江西不远,都是他们革命的对象。”

翟勤心里黯然,看来自己不再是贫下中农了。只会变成五类分子老大“地主”。

摇摇头,管他呢,那是十几年以后的事,现在想他干什么,大不了自己不反共就行了。当前的任务是如何打败打鬼子,如何保住小命,然后享受富二代的生活。

他妈的就为了不影响老子的生活,鬼子他妈的也不能放过,见一个杀一个。对,还有那些汉奸,汪精卫干什么呢,要是让老子看到,一定现在就枪毙他。

翟勤一边在那得意的想着,在一边和翟贵闲聊,了解家里的情况。这是四五里地远,当翟勤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

的时候。他一回到阵地,看到张猛他们,大喊道:“张猛,你小子干的不错。竟然让鬼子暴尸荒野,太他妈好了,以后就这样干。”

他喊完看着张猛他们都没有反应,还是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奇怪这些人怎么变老实了。

一路上看到鬼子尸体的时候发现,自己下令鬼子东西全部收拾干净,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把鬼子衣服也扒光了。这倒好,一个光屁股鬼子扔到公路上田野里。这真是太解气了,所以一回来就大喊着夸奖,这些家伙怎么没反应?

翟勤还没有问,在战壕里站出来一些人。其中一个人喊道:“翟英飞,你擅离职守,私离讯地,来人拿下。”

翟勤这才注意到这个家伙领章上是两道黄杠。他对国军的军衔也不是太明白,只是知道这应该是校级军官,比自己这个一杠三星高一级。自己是连长,他就是营长了。

翟勤还没有认识到自己军人的身份,还没有当兵的觉悟。看到过来两个士兵想抓自己,一下大怒:“他妈的你是干什么的,凭什么抓老子。”

嘴里说这话,枪就拔出来对准了这个营长。这一下阵地上当时紧张起来,连长抗命用枪顶上营长,除了造反兵变,还没有过,当时都全部傻眼。

张猛他们们急得够呛,连长失意了,不记得营长,但是他们没有和营长说,这时候一看要坏。张猛连忙说道:“连长,别乱来,这是向营长。”

向问东也被眼前的变化惊呆了。他今天来检查阵地,可整个第三连阵地只有几个伙夫,一个人影都没有,当时就是大怒。

鬼子正在向南追击,大批部队向皖南天目山撤退,形式十分混乱,逃兵比比皆是。可是成建制逃跑的事还没有过,竟然放弃阵地集体逃跑,这还了得。

可是他一问,竟然是这个不怕死的连长带着全连去袭击鬼子。他们只有一个连不到的人,竟然想袭击一个中队的鬼子,这不是找死吗?本来留下阻击的人就不多,要是这个连没有了,杨家铺阵地谁来守?他一边把情况向团长报告,一边留在阵地上等着翟勤他们回来,可是已经快中午了,还是没有回来。

向问东已经可以确定,第三连回不来了。根据自己知道的情况,这个连长翟英飞好像上面有人,花钱当上连长的。就是一个胆小怕死的富家少爷,他会主动袭击鬼子?笑话,一定是撒谎逃跑了。

再次向团长报告,请求派兵坚守杨家铺,这里虽然是侧翼阵地,但是没有人也很危险。

正在他等着新的部队到达的时候,竟然发现张猛他们带着人回来,

大感奇怪。当张猛把情况说一遍的时候,向问东吃惊的张大嘴。一个连一百二十人,袭击鬼子一个中队,竟然消灭了一百五十来人。全连才伤亡四十多人,这可是天大的胜利。

国军就是一个团,想消灭一个中队的鬼子也很困难。就是胜利了伤亡也绝对不是这点,能达到二比一伤亡,两个换一个都是大胜。

上海三个月保卫战,伤亡三十三万,消灭日军才不到四万人,十比一的战损,最后还是丢失上海。

虽然向问东有些不相信,但是他们带回来的战利品在那摆着,可是真够彻底的,连鬼子的大头皮鞋都弄回来了。向问东一问竟然是连长自己在后面呢。

这可是战将,原来这个富家少爷还有这两下子。向问东一面派人向团长报告,一面继续等这个翟勤回来。翟勤回来这一咋呼,向问东站出来。他担心翟英飞打了胜仗太狂妄,这是坚守阵地,他却带兵向前进攻,要是失败阵地怎么坚守。军队作战不是土匪,哪能自己说了算,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所以想杀一下他的傲气,这才下令要抓起来他。

可翟勤的动作出乎他的预料,这是什么行为?本来翟勤打了胜仗,他也很高兴,毕竟是自己营的连队。可是翟勤的行为让他大怒,听到张猛的话,向问东没有动。部队混乱整编太快,很多将领军官都不认识,可能这个翟英飞不认识自己。

张猛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认为一定是连长被炸弹震晕之后失意,不认识营长了,所以才这样提醒他。其实翟勤在军衔上已经估计出这个人是营长,但他在公司上班已经习惯了,只要工作干到位,那些什么小经理都是屁,一切看大老板的。下面人有成绩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地位,所以都想打压一下,这个营长估计就是这个意思。

翟勤把这里当成公司了,根本就没有听张猛的提醒,眯起来说道:“向营长,打鬼子有错吗?私离讯地?老子只有一百多人,机枪不过四挺,鬼子他妈的有迫击炮,有掷弹筒,守在这里不是等死吗?我消灭我前面的敌人,也是坚守阵地。老子在打仗,你在后面咋呼什么,有能耐你上前面来,你打一个我看看?”

翟勤的话没把向问东气死,可是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翟勤说的有道理,鬼子主力一个大队已经逼近主阵地青山镇,但是没有进攻。

这里是侧翼,由于翟勤主动出击,到现在这里还没有鬼子进攻。看来是因为侧翼出问题,所以正面没有进攻。

翟勤虽然说的有道理,可这是挑战他营长的权威,让向问东下不来台,当时大怒说道:“这是军事作战,不

是土匪流寇。他妈的都是自己说了算,还打什么仗?这里有事,正面主阵地怎么办,消灭一个中队就能改变战局吗?”

翟勤愣一下,他是有头脑的,大局观还是能想到一点的,只是当时没有想到。向问东一说,明白他说有道理,气势为之一缓。向问东看出来翟勤也没理由了,冷冷的说道:“免去翟英飞连长职务,张猛代理连长,坚守阵地,没有命令不许后退,否则军法从事。”

张猛愣一下,但是习惯性的立正说道:“是。”

向问东刚要说话,在阵地后面上来一些人,领头的一个人说道:“哪位是向营长?”

向问东说道:“我是,什么事?”

这个人立正敬礼说道:“团部警卫连长赵凯前来报道,协助第三连坚守阵地。”

向问东看着只有五十来人的警卫连,知道这是团长仅有的兵力。团部警卫连都派出来了,叹口气说道:“现在起你接管阵地,第三连归你指挥。”

赵凯愣一下,但是还是立正说道:“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