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情缘 > 正文

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沈疏词陆庭修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chgouchgou 2018-08-15 12:05:23 161

《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腊梅文学,关注后回复: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 或者书号: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 即可阅读全文

《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小说简介

主角是沈疏词陆庭修的小说是《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它的作者是江枫眠创作的现言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3章沈疏词,嫁给我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母亲一边把张丽揍得嗷嗷叫一边骂得畅快淋漓,没想到平时总是和和气气的母亲居然也有这么强悍的一面,和旁边的沈疏影对视了一眼,他心有余悸的咽了口口水,我则忍不住弯了弯嘴...

《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 第13章 沈疏词,嫁给我 免费试读

第13章沈疏词,嫁给我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母亲一边把张丽揍得嗷嗷叫一边骂得畅快淋漓,没想到平时总是和和气气的母亲居然也有这么强悍的一面,和旁边的沈疏影对视了一眼,他心有余悸的咽了口口水,我则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张丽被揍得满头包狼狈逃窜,一边跑还一边骂骂咧咧,母亲把开胶的鞋子往地上一扔,硬气道:“不好意思,让各位看笑话了,这泼妇三番两次污蔑我女儿,欺人太甚,逼我不得不收拾她,我女儿确实在酒吧上班,但她赚的钱清清白白,不偷不抢不骗,不比任何人低贱,从今儿个开始,我不希望有人乱嚼舌根说那些莫须有的话,要是让我听到什么风声,别怪我翻脸无情。”

这番话掷地有声,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没人敢吱声。

和母亲回到家里,一关上门母亲就颤着声音问我:“我刚才……没落面子吧?”

我和沈疏影对视了一眼,齐刷刷的竖起大拇指:“您太威武了!”

母亲这才拍着胸口心有余悸的说:“还好还好,吓死我了,我得去缓缓……”

我和沈疏影:“……”

原来都是装出来的。

经此一役,我意识到,人都是欺软怕硬的生物,不管是余家那些奇葩还是我那些邻居,一直被欺负被嘲笑,不过是仗着我们没有反抗的能力,要是不想被他们一直压制,我们就得强悍起来,只有自身强大了,别人才不敢小看你。

出了一口恶气,我心情不错,吃过饭后拿起手机躲到阳台上给陆庭修打电话,想把这个消息跟他分享一下。

电话拨过去,好一会儿才接通,陆庭修压着嗓子小声问:“怎么了?”

我一听就发现他情绪不太对,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没事,就是想问问你在干嘛……”

陆庭修犹豫了一下,问:“你能过来一趟吗?四合院这里,我有点事要你帮忙。”

我精神一震,立刻答应下来,终于找到机会报答恩公了,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挂断电话,我跟母亲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出门,打车前往四合院。

到了四合院,陆庭修正在外面等我,我一下车他就拽着我的手脚步匆匆进门,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嘱咐我:“我爷爷病了,等会儿无论我说什么,你顺着我的话说就是,不能反驳,知道吗?”

我懵懵懂懂的点头,心情也紧张起来。

进了四合院,老爷子躺在床上,面容枯槁脸色蜡黄,不过几天没见,他整个人好像瞬间枯萎的树木,一下子没了生机,老奶奶坐在床头满面愁容,二老的手拉在一起,像盘根错节的虬枝。

听到有人进来,陆奶奶抬头看了我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对我点点头表示打招呼,陆庭修拉着我跪坐在床前,小声说:“爷爷,我带疏词来看您了。”

老爷子费劲的睁开眼睛,目光移到我脸上时,他咧嘴笑了笑,气若游丝:“是小沈啊。”

他松开陆奶奶,朝我伸出手。

在陆庭修的示意下,我伸手轻轻握住了老爷子,他的手很凉,似乎随着生机的消失,他的体温也在一点一点的被剥离。

“爷爷。”我小声叫他,这里太安静太压抑,好像声音大一点就会把他惊着一样。

陆爷爷笑眯眯的看着我,眼珠浑浊,神态却不懵懂,他喘了口气,问我:“小沈,你喜欢我们家庭修小子吗?”

我一愣,立刻看向陆庭修。

陆庭修在陆爷爷看不到的地方用手肘捅了我一下,我立刻从善如流的点头:“喜欢喜欢,太喜欢了。”

“我就知道。”老爷子笑得更欢了:“我家这臭小子没别的,就是这张脸长得好,有我当年的风范,既然你也喜欢他,那你们俩怎么还不结婚呐?”

我和陆庭修都是一怔,错愕的看着对方,眼神都诡异起来。

陆庭修咳嗽了一声:“爷爷,我跟疏词认识的时间还不长,想再了解了解对方……这事儿急不来,您说是吧。”

“人这一辈子也就这么长,有些事不着急,等过了就没机会了。”老爷子语重心长的说:“你也别太挑剔了,我看疏词就不错,乖巧,会做饭,还喜欢你,模样嘛,虽然不是当下主流的漂亮,但我看着顺心,庭修,就她吧。”

陆庭修眉毛拧成了一个“川”字,半天不说话。

老爷子有些不高兴了:“你不是也说喜欢她么,让你结婚你怎么又不乐意了?”

我愣住了,陆庭修喜欢我?

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估计是陆庭修为了哄老爷子随口说出来的,老人家现在都变成这副样子了,陆庭修作为孙子,努力想让他开心是应当的。

我连忙辩解道:“爷爷,其实庭修之前跟我求过婚,不过因为个人原因我没敢答应,事情才拖了下来,这事儿怨不得庭修。”

“你个人原因?你怎么了?”

我蹙着眉头,小声说:“我之前离过婚。”

老爷子微微一愣,继而笑了:“多大点事儿,庭修愿意和你在一起,证明他不在意这件事,那你也别在意,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你们俩能一起走下去才是真的。”

“不是啊爷爷,是我觉得亏欠庭修……”

“爷爷。”陆庭修突然打断我的话,把我从地上拽起来:“你等我们。”

说完他拉着我就往外面跑。

被陆庭修拽着踉踉跄跄的跑出四合院,上了停在门口的车,他一个劲儿的催促我快点系上安全带,我刚坐好,他一脚油门踩到底,车蹿了出去,速度快得让我胆寒。

“去哪儿?”我胆战心惊的问。

“去你家。”陆庭修说:“等会儿你先上去拿身份证和户口本,我的会让家人送到民政局,我们……”

“等等!”我打断他,惊恐道:“这是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结婚!”陆庭修说:“我爷爷没有多少时间了,他这辈子最后的心愿就是能看着我成家,我必须要给他一个交代,沈疏词,嫁给我!”

“……”我膛目结舌,连声音都颤抖了:“陆庭修,你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陆庭修嘴上接着我的话,却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车速更是分毫未减。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