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情缘 > 正文

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沈疏词陆庭修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chgouchgou 2018-08-15 12:05:10 377

《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腊梅文学,关注后回复: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 或者书号: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 即可阅读全文

《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小说简介

《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是江枫眠最新写的一本现言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疏词陆庭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0章你就这么差钱我全当他是在安慰我,心里依然悲恸不已,越哭越大声。陆庭修看我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捂上我那张丢人的嘴。啤酒很快就上来了,我直接咬开一瓶对瓶吹,陆庭修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只是坐在对面安静的看...

《一往而深;陆少的婚嫁宠妻》 第10章 你就这么差钱 免费试读

第10章你就这么差钱

我全当他是在安慰我,心里依然悲恸不已,越哭越大声。

陆庭修看我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捂上我那张丢人的嘴。

啤酒很快就上来了,我直接咬开一瓶对瓶吹,陆庭修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只是坐在对面安静的看着我。

两瓶啤酒下了肚子,在情绪和酒精的双重作用下,号称千杯不倒的我意识开始模糊,眼泪止都止不住,抹一把眼泪喝一口酒,我嘟嘟囔囔的开始控诉余北寒这些年给我的委屈。

“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生日他从来不记得,情人节从来当不知道,一打起游戏来没完没了,说他还不高兴,有一次我发烧到三十九度,让他出去给我买药,他推脱说等一下,被我催了几次,他拿起桌上的水杯就往我身上泼……那里面是开水啊,还好身上裹了一层羽绒服才没烫伤,还有一次,我出门忘带钥匙,加班回家,外面还下着雨,家里明明开着灯,我敲门却怎么都敲不开,后来我在车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他起床上班才打开门,说他没听到我的敲门声……其实我知道,他只是懒得起来给我开门……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免费佣人!”

对面的陆庭修表情越来越阴冷。

我不知道他是在气余北寒太**还是在气我太犯贱,我只知道,这么多年了,这个倾注了我一生中最好的年华的男人,在一次又一次的冲突中,终于将我对他最后一丁点感情都消耗殆尽,我哭的不是失去这个人,而是哭我喂了狗的青春和感情,我就是一个有眼无珠的**啊……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陆庭修也没有阻止我,他安安静静的坐在对面,隔着一张桌子用一种我读不懂的眼神看着我,到最后,彻底失去意识前,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轻声骂道:“蠢货。”

嗯,我是蠢货。

第二天醒来,我头痛欲裂。

撑着手臂坐起来,沈疏影正在旁边翻抽屉,一边翻还一边骂骂咧咧,嘴里全是不堪入耳的脏话,看见我起来,他不仅没收敛,反而狠狠剜了我一眼:“死胖子,死聋子!白安安那个jian女人怎么没一巴掌扇死你算了……**到底把房产证藏哪儿了?”

我瞪圆了眼睛。

不是因为沈疏影的话,而是他提醒了我,我被白安安一巴掌扇得失聪,但如今一觉醒来,我居然能听见了!

这不是在做梦吧?

为了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我掀开被子跳下床,抓住沈疏影,抬手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沈疏影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杀猪似的嚎叫起来:“沈疏词**发什么疯!”

不是在做梦!

我狂喜,连拖鞋都没穿就冲了出去,兴奋得嗷嗷大叫,这简直是绝处逢生!

没人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昨天我还因为失聪对生活充满了绝望,但今天一醒来生活就给了我一个大惊喜,我恢复了!我真的恢复了!

我在客厅狂奔了一圈,又跑回屋里,翻出手机给陆庭修打电话。

电话接通,对面传来陆庭修惺忪的声音,他显然还没睡醒,我大吼道:“陆庭修,我好了!”

陆庭修立刻被我吓精神了:“什么?”

“我说我好了,我能听见了,哈哈哈哈哈,天不绝我!”

陆庭修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怒道:“就为了这点破事你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扰人清梦?”

我一顿。

“我昨晚几点睡的你知道吗?”陆庭修咬牙切齿:“为了把你这个疯子搬回家,我凌晨四点才睡觉,你看看现在才几点?”

被他这么一吼,我立刻有些心虚,回想起昨晚喝醉酒,虽然没什么印象,但我不是不知道自己酒品不好,酒后会撒酒疯,现在想想,陆庭修会这么生气,绝对是昨晚被我折腾得不轻。

想到这里,我立刻讪讪的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继续睡吧,我挂了哈!”

说完我在他下一波怒火喷射前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旁边的沈疏影有些心虚的看着我。

我放下手机,侧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松了松手腕眯起眼睛看他:“沈疏影,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是在找房产证?”

沈疏影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撞在身后的床头柜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你找房产证干什么?”我故作不解,歪头看着他。

沈疏影浑身都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抡起拳头把沈疏影痛痛快快的揍了一顿,他没敢反抗。

说起来奇怪,沈疏影虽然嘴贱,但是在我和母亲打他的时候,他从来不敢还手,顶多抵抗逃窜骂骂咧咧,所以这么多年我和母亲没少揍他,可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能揍老实的人。

把沈疏影收拾了一顿,我心情颇好的熬了点粥,拎去医院看望母亲,顺便给后脑勺的伤换药。

到医院陪了母亲半天,又去检查了一遍后脑勺上的伤,确定没什么大碍后,我让医生把纱布拆了。

晚上还得上班,顶着这玩意儿估计没客人敢靠近我。

收拾好一切,我正准备离开医院,刚走出病房就看到陆庭修双手环xiong酷酷的靠在走廊上,脸色乌泱泱的看着我。

我一看到他就心虚,但眼下躲不开,我只好主动凑上去打招呼:“你怎么来了?”

陆庭修目光落在我脑袋上,盯着看了一会儿,他突然拽着我的手臂猛地一转,我整个人跟陀螺一样在他面前自转了半圈,变成背对着他的姿势。

感觉他的手指拨开我的头发检查了一下,我缩了缩脖子:“医生说已经没事了……”

“脑震荡也叫没事?”陆庭修语气不善:“这么急着拆纱布干嘛?”

“晚上还要上班……”我小声说。

陆庭修闻言又拽着我的手臂一转,把我当陀螺转回他面前:“都这样了你还要去陪酒?”

我瞪他:“我不是陪酒的!”

陆庭修脸色不好看,语气也没好到哪里去:“你就这么差钱?”

我被他责备的语气弄得有点不爽,甩开他的手:“是啊,我差钱,不仅差你的,还差别人十五万,月底就是还钱的日子,拿不出十五万,我弟得坐牢,我妈到时候又得犯病,你以为我愿意啊!”

陆庭修被我堵得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才说:“没钱跟我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