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驰购文学网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凌皇后柳妃离凰
凌皇后柳妃离凰

凌皇后柳妃离凰 猗兰霓裳 著

已完结 凌雪薇沈羲赫 古代未来宠婚民国

更新时间:2019-09-11 12:03:25
主角叫凌雪薇沈羲赫的小说是《凌皇后柳妃离凰》,本小说的作者是猗兰霓裳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冲龄继位的少年天子,文韬武略,傲视苍生天下尊。朝堂纷争,他被迫大婚。她是出身权贵的宰相之女,才貌双全,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为后,她遭受冷遇。他是温文尔雅的亲贵裕王,品貌非凡,辅佐江山众人知。一日相遇,他对她倾心难抑。一次迟到的相遇,她成为仙子,与他乾坤和谐;从此,皇帝专情,六宫粉黛无颜色。一段突然的告白,她亮明身份,与他行同陌路;从此,叔嫂有别,从此萧郎是故人。后宫妃嫔,千姿百态,各个觊觎后位,招数使尽。身边心腹,温柔可心,却爱慕皇帝,要为妃为嫔。而当噩耗传来,她赫然发现,自己已是孑然一身……...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与柳妃相遇后的数日里,我的心中一直有些惴惴不安,怕自己那一时与她的冲撞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没有任何事发生,坤宁宫里一如往昔地宁静。夜半有时醒来,甚至暗笑自己的杞人忧天。

柳妃毕竟是有龙脉在身的,又甚得皇帝宠爱。而我,虽贵为皇后,却一直未见天颜,和那些普通的无宠嫔妃一样,恐怕在她眼里应是构不成威胁的。

夜晚的风清凉入骨,我披衣起身,梦中的人影依稀——是那只紧紧抓住我衣袖的手,还有那双清澈明净的眼睛,仿佛有什么要说,却又都尽在不言中。

我的目光落在了枕边的一方丝帕上,那是最简单的白帕,上面没有任何花样,却是难得的蜀丝织就。那蜀丝极细极轻,织造时稍一用力便会扯断。需十岁以下的女孩焚香细织,一年也未必能得此一方的,甚是珍贵。

传闻中,太后拥有一件蜀丝的内褂,只有在祭祀太庙时才穿。

这方帕,原本就在那日他交在我手中的木匣里。还记得我回到坤宁宫,用忐忑的心打开时,就有这么一片洁白美好的风景映入眼中。

丝帕下面是一小包雪绒茶,一两左右,应是今年最先采摘下的嫩芽焙成。听黄敬说,他从蜀地回来也只献给皇兄三两而已。

茶叶,我让皓月小心地收起来了。丝帕,却是万万舍不得置于柜中,生怕弄皱了或是埋没了,便才收于枕边。仿佛自己还是个小女孩,那时爹爹送的珍物能让我欢喜半天,要仔细地寻找归置的地方,娘亲为此还常常笑话我,兄长们却都为我说好话。

如今,当我每每看到这丝帕,往昔的时光就一一在眼前掠过。泪眼婆娑过后,面前还是一方丝帕,还是这冰冷的坤宁宫。

一连好几日没有去烟波亭,主要还是怕遇到皇帝和妃子们。每日在西暖阁里看看书,累了就到小池塘边喂喂锦鲤,或者在西窗下绣花,如同未出阁时的日子。不再去想那只手,那双眼。

一日,阳光明媚,我坐在池塘边的桂树下读一本佛经,正入迷时,皓月端了清凉的花草茶来。

“小姐,都看一上午了,还是回殿里休息休息吧。”皓月递上青瓷茶杯,一股别致的淡雅清香扑鼻而来。

我笑了,饮了一口,深吸一口气拉着皓月的手站起身,活动了下身子说道:“回去吧。今日真想绣完那只荷包。”

“小姐,你呀就是闲不住呢。”皓月嬉笑着,上前拍了拍我的裙角,“小姐最近怎么不去烟波亭了呢?是因为裕王么?”

我的手轻颤了一下,“是怕遇到皇上,那日你又不是不在。”

心中却有些波澜起伏。真的是怕遇到皇帝么?还是那些妃子?又或是,自己不敢去面对那个人?毕竟,我接受他的东西是犯了后宫大忌的。

想到此,手不由得伸进宽大的袖中,所触到的是一片柔软轻盈。

“小姐莫怕的。听说那日之后,柳妃娘娘是想尽办法不去烟波亭了,也暗着阻止皇上去呢。还听说皇上本来就不喜欢烟波亭,说它太婉约。如今飞龙池里的荷花也都开了,皇上就不再去西子湖了呢。”

皓月在我身旁说着,引着我往殿内走去。

我的心微微一跳,一丝笑容就浮上了嘴角。

“可确实?”我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嗯,听几个宫女都是这样说的,不会错的。”皓月的口气很肯定。

我凝神盯着远处,手却在袖中捏紧了那片柔软,“明儿个一早过去吧。”快走了两步,转身朝落在后面的皓月一笑,“记得带上我的琴。”

清晨的风很柔和,穿的是经丁香熏过的水绿细纱裥裙,裙角在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又沾上了些许香气,就有几只彩蝶萦绕着不肯离去。

我轻盈地走着,头上的青玉珍珠步摇前后晃着,散下的头发也微微地随风飘拂,整个人有些飘逸的感觉。

烟波亭没有人,早先挂的白纱羽帐还在。皓月早已带人将琴放置好,我就面对西子湖上的荷花,弹奏着自己新谱的熙春调。明快清亮的琴声飞扬在西子湖上,我仿佛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正着隔着羽纱笼罩着我。

一曲终了,我没有听到意料中的掌声或者与琴相和的箫声,暗有些伤神,心中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黯然回身想唤来远处的皓月,一个身影却映入眼帘。

心中是欢喜的,却不动声色地福身下去,“参见王爷。”

他手一挥,欲上前一步,却又止住。他的眼神落在我手中握着的白丝帕上,一抹笑意掠过眼底。

他用温和的声音问道:“本王的礼物不知姑娘可还喜欢?”

我微笑着点点头,“喜欢,只是太过贵重了,不知何以为报。”

他爽朗的笑声响起,我能听出他心中的欢喜,“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他停了停,好像解释似的说:“这次回来没有带太多的东西,皇兄也就只赐给了那几个得宠的妃子一些,我想你是没有的。噢,那茶是不错的,就是稀少,下次得到不知会是何时了,所以就给了你一些。”他的言语有些慌乱,但是却是那么的质朴。

我微微施礼,“谢过王爷了。茶我喝了,的确是难得的好茶呢。”

“茶经上说‘焕如积云,烨若春敷’。我在蜀地喝到时,觉得它真真符合这话,就带了些回来。”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其堪夸。”

我笑着低吟,看着西子湖盛开的荷花,眼波迷离。

他惊喜地看着我,即使隔着羽纱帘,我依旧能感觉到那眼神表达的一些东西。

“好诗,好诗。”他赞叹道,却不知除了那两个字外再说什么。

“王爷您过奖了。灵山惟岳,奇产所钟。厥生荈草,弥谷被岗。承丰壤之滋润,受甘霖之霄降。月惟初秋,农功少休,结偶同旅,是采是求。水则岷方之注,挹彼清流;器择陶简,出自东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刘。惟兹初成,沫成华浮,焕如积雪,晔若春敷。”

说罢,看着他,“小女子愚钝,不知王爷在蜀地所见所饮是否是如此?”

他爽朗地笑起来,上前一步,似要跨进我们之间这层羽纱帐,却终还是在外停住,用低沉惊艳的声音说道:“传闻中,柳妃的才情乃天下女子中的花魁。如今看来,此言甚虚啊。”

我摇摇头,“她的确是啊。”

换他摇头,“你的才情,远在她之上。”

我淡笑开去,不再说什么。

“皇兄没有遇到你,是他的憾事。”他低着头,用比先前小得多的声音似对他自己说道:“不过,却是我的幸事。”

我低垂眼帘,不知如何回答。他取出箫吹起来,是那日我跳舞时唱的曲子

我不由跟着哼唱起来:“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皇兮皇兮从我栖,地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

回到坤宁宫,兀自坐在西暖阁的红木大椅上,回忆着上午与他的交谈,从茶经到佛理,从古乐到新辞,很多地方我们的见解都是一致的,虽然遇到那些不同的地方都极力想让对方接受自己的想法,可是我们都不是简单就妥协的人,最后一定是一笑了之,却也相谈甚欢。直到皓月来叫我时,才发现早已日上三竿了。裕王也是猛然觉察,尴尬地笑笑,起身告辞。

临走,他回身,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笑了。那笑,仿若阳光铺天盖地洒在我身上。

想想,嘴角边就带上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心是温暖的。再也坐不住,站起身找来一方墨蓝的锦缎,想着绣个荷包。可真的要绣了,却不知绣什么图案好。

皓月端了点心进来,看见我拿着一块软料发呆,便笑出声来,“小姐可是要绣什么了?上次那方丝帕不是还没有绣完么?”

我支吾着不知说什么,随口应道:“就是想绣东西了。”

皓月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依我看啊,绣螭兽不是很好么?”

“不好,太戾气了。况且本来身上穿的就是,怎好再用一个。”话说完,就看见皓月狡黠地一笑,才知自己说漏了嘴。

“是给裕王的么?”皓月笑容收了回去,看着我问。

我点点头。

“小姐,这可是不合规矩的。”

“我知道,不会被发现的。”自己也是这样安慰自己。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不是吗?

“小姐真的以为可以在这宫里隐匿一辈子?”

我苦笑道:“这个,不是我决定的,是他。”

眼睛别开去,落到了墙上百鸟朝凤丝织挂毯上,上面的凤羽毛艳丽,神情高贵,超然一切地傲视着百鸟。可是,我这只凤,却是像落了窝的……

“小姐就没有想过让皇上喜欢上您?以您的才情容貌……”

皓月没有说完,我就打断了她,“如果一开始就不要我,那么我也不会去讨这份喜爱。更何况,他不是我一个人的良人,他有三千粉黛。我宁愿在这坤宁宫里老去,哪怕一辈子不见天颜。”

皓月不再说什么,只默默地把糕点盘放在我面前。

我轻轻摇摇头,眼泪掉下来。举起手上的锦缎对着阳光,自语道:“就绣祥云吧。”说着自顾自绣起来,不再注意其他。

绣了一夜,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何如此赶活计。皓月几次进来为我剪去烛花,都是默默地看我一眼,然后在出门时轻轻叹气。

我知道她是因了我的那些话,心疼我。我也知道,自己即便就是爱上了裕王,今生也是无望了。就绣这一只荷包了表心意吧,也算是对他之前所赠的回报。然后,就让自己在这深宫中逐渐老去。好歹,还有个回忆。

天微微亮起来,我也终于绣完了最后一针。本来就不是什么复杂的图案,一夜的时间虽短也长,总算是绣好了。我伸了伸腰,唤来皓月。她和我一样,一夜没有休眠。

我轻声说道:“你去睡一会儿吧。”

“小姐,您呢?”皓月说着,目光落到我手中的荷包上,“小姐已经绣好了?”口气中是不可置信。

“是的,绣好了。”我淡笑道,转脸看了看天,“我要去烟波亭一趟。你去睡吧,我一个人去,回来再休息。”

我站起身,看见身上的衣裙已有了皱痕,微笑看着皓月,“不过,还得要你去找一件衣服给我换上。”

皓月点点头,她知道我决定的事是不会变的,便走到我的内室,寻了件简单的水蓝色裙子,没有任何的图案。我换上后,将头发用蓝丝绦简单地束起。

我想:做个了断吧。

小说《凌皇后柳妃离凰》 第七章 未成曲调先有情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未来小说
  3. 宠婚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